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赤裸女捕快】(15-38)【作者:6102
赤裸女捕快】(15-38)【作者:6102
 字数:680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5章:江州,她不是凶手
 
  今天下午跟朋友喝酒,到现在才醒来,我把下一章先发上来,至于原先欠着 的以后慢慢补了哈。
 
  1日后,江州城衙门内。
 
  在这两天里,在璐璐两姐妹的威逼利诱下(基本是威逼了),小六子将自己 的轻功功法说了出来。还别说,璐璐两姐妹的学习天赋不是一般的高,半天时间 就把轻功练会了,顺带着将魅影步法也学会了。老头看到两姐妹的学武能力,只 说了一句:「老头子我……惭愧啊。」
 
  璐璐三人来到了衙门内堂,江州刺史等大小官员齐聚一堂,坐在首位的是白 胡子老头,左右各站着璐璐和红艳。进来的官员看到2个漂亮的裸女眼睛都直了 ,尤其是下面水淋淋的小穴,差点飞扑上去好好泻泻火。当看到中间的白胡子老 头,立刻全部熄火了。大家都在官场争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妞是白胡子老 头的人,如果碰了,估计也得玩完。自由捕快,见官可是大一级的。这可是皇上 下的诏书啊。
 
  等到人到齐后,江州刺史蒋文开口问道「自由捕快白大人驾到有何贵干。」 
  「呵呵呵,蒋刺史也别叫我白大人之类的,叫我老头子就行。首先我介绍一 下我左右两位,左边是我的大孙女璐璐,右边是我的小孙女红艳。」老头说道。 
  「蒋刺史和各位大人好。」璐璐两姐妹作礼道。
 
  「哈哈哈,叫您老头子多不好,要不叫您百老如何。」蒋刺史建议道。
 
  「哈哈哈,也行,今天我来。一则,我顺便把那采花贼抓住押送给你们,顺 便领点赏金花花,现在要供我两个孙女花销,手头紧张啊;二则,听说江州出现 了命案,过来瞧一瞧那罪犯是什么样的。」老头说道。
 
  「赏金当然会给您送上的,白老您要看凶犯,要不我现在就陪您过去还是喝 完茶水过去。」蒋刺史说道。
 
  「恩……现在就去吧,老头子可不习惯你们文人喝茶啊。」老头笑呵呵的说 道。
 
  「那白老请。」蒋刺史伸手说道,并亲自指引着往大牢走去。
 
  「你能说说案发地点情况吗?我倒觉得奇怪这个凶手怎么这么笨把自己给困 在了案发地点?」老头故意好奇道。
 
  「说来也奇怪,凶手是江员外新娶的小妾,现场一共死了2个人。一个是江 员外,一个是江员外十四岁的女儿江小姐。员外的死因倒好说,是流血过多致死 ,而江小姐的死就很奇怪,她的腹部大开,里面的一部分肠子破裂,而且还没有 了女人内部的生殖器官。而那个凶手被困在了江员外的命根子上下不来,到第二 天下午由14个大汉左右使力才分开的。」蒋刺史说道。
 
  「那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拉开他们,难道不怕把女凶手的小穴从体内脱出而亡 ?」
 
  璐璐问道。
 
  「本来仵作也认为不可取,但是那大夫人吵着说要把夫君从那杀人凶手那分 开早点把员外安葬」蒋刺史道。
 
  「那凶手不是现在大牢里的那个了。」璐璐说道。
 
  「哦?这句话我们的总捕头也说过,所以我一直没结案,难道璐璐小姐知道 凶手是哪个?」蒋刺史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只有去看了凶手和凶案地点才知道啊。」璐璐自顾自的说 道,完全没发现一个衣服穿的和别人不一样的捕头,璐璐的爷爷,蒋刺史眼中同 时闪过光芒,心里想到:看来她或许能破案。
 
  来到大牢,不免出现一些状况,就像……现在。只见大牢牢头和两个牢卒目 瞪口呆的看着璐璐2姐妹,幸好牢头清醒快。看到刺史大人快爆走的模样,左右 各一巴掌打在2个牢卒脑袋上「参见刺史大人。」牢头和牢卒参见到。
 
  「还不快点参见白大人和两位小姐。」蒋刺史喝到。
 
  「不用了,老头子我对这些官场上的繁文缛节不习惯,你也不用责备与他们 了。」老头说道。
 
  「是是是,那大人前面请,我们去看一看凶手?」蒋刺史建议到。
 
  「杀江员外的凶手关押在哪里,还不前面带路?」蒋刺史转身对三个牢卒说 道。
 
  「是是是,大人请跟我来。」牢头一边拿起桌子上的钥匙,一边在前面带路 。
 
  一行人一直往里走着,直到最里面倒数第三个牢房前停下。迎面突然扑来一 股血腥的味道。老头三人中,只有璐璐差点吐出来。至于蒋刺史一方有3个捕快 直接弯腰就吐。
 
  原来,里面有一大滩变黑结块的血迹,离血迹里面2丈外的草堆上坐着一个 看不清面貌全身赤裸的女的。打开牢房的瞬间,老头白胡子﹑璐璐和红艳眼睛中 都闪过光芒。
 
  「蒋大人,看来凶手的确不是她啊。」璐璐说道。
 
  「为什么不是她啊?」蒋刺史问道。
 
  「因为……」璐璐说了个开头,与红艳对视了一下,突然欺身上前,各出一 掌打向了那个所谓的犯人。
 
  只见那犯人起身飞跃过璐璐两姐妹的头顶转身向璐璐两姐妹各出一掌,不过 ,这一章还没打出就发现自己脖子以下动不了了。
 
  「武功这么强大,你们说还需要冒着危险被你们抓到大牢里施行刑法吗?只 要一剑杀光江员外一家,然后,卷走家财就行,何必弄得那么麻烦呢。」老头伸 手点住所谓的嫌犯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妹妹还是施针高手。」璐璐说着,把所谓的嫌犯 的头发上摸去,在头发里拿出了3根银针。「而且当时这位妹妹应该不是要杀江 员外,而是救他,结果被困在江员外的命根子上,差点因江员外大出血而撑爆腹 部而死。」
 
  「为什么说她是救江员外,而不是杀江员外意外失手而导致她被困呢?」蒋 刺史提出疑问道。
 
  「不知这位妹妹叫什么?」璐璐问道。
 
  「我叫苏梅。」那所谓的嫌犯说道「因为她的眼睛,我和妹妹刚才对她实行 攻击时,我看到她眼神中爱意的向往,然后突然转变成决然,最后躲开我们两姐 妹的攻击,并想击伤我们趁乱越狱吧,我说的对吧,这位妹妹。」璐璐回答道。 
  「这位姐姐说的很对,我当时的确想让你们把我杀了,可以陪我夫君去九泉 之下,但是,我又觉得没有报夫君之仇没脸见夫君,所以想先越狱杀了那个贱人 然后自杀。至于姐姐为什么能发现我头发上还有三根银针的?」苏梅问道。 
  「因为你刚才飞跃过我们两姐妹时,我发现你的头发上闪过几道银光,至于 你说的贱人就是大夫人吧。其实,你认为凶手只有大夫人一人吗?」璐璐说道。 
  「难道嫌犯还另有其人?」牢房中的所有人震惊道。
 
  「如果我没推测错的话,要让大夫人实行杀夫动机还要有一个原因或人。」 
  璐璐说道。
 
          第十五章:江州,她不是凶手
 
  1日後,江州城衙门内。
 
  在这两天里,在璐璐两姐妹的威逼利诱下(基本是威逼了),小六子将自己 的轻功功法说了出来。还别说,璐璐两姐妹的学习天赋不是一般的高,半天时间 就把轻功练会了,顺带着将魅影步法也学会了。老头看到两姐妹的学武能力,只 说了一句:「老头子我……惭愧啊。」
 
  璐璐三人来到了衙门内堂,江州刺史等大小官员齐聚一堂,坐在首位的是白 胡子老头,左右各站着璐璐和红艳。进来的官员看到2个漂亮的裸女眼睛都直了 ,尤其是下面水淋淋的小穴,差点飞扑上去好好泻泻火。当看到中间的白胡子老 头,立刻全部熄火了。大家都在官场争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妞是白胡子老 头的人,如果碰了,估计也得玩完。自由捕快,见官可是大一级的。这可是皇上 下的诏书啊。
 
  等到人到齐後,江州刺史蒋文开口问道「自由捕快白大人驾到有何贵干。」 
  「呵呵呵,蒋刺史也别叫我白大人之类的,叫我老头子就行。首先我介绍一 下我左右两位,左边是我的大孙女璐璐,右边是我的小孙女红艳。」老头说道。 
  「蒋刺史和各位大人好。」璐璐两姐妹作礼道。
 
  「哈哈哈,叫您老头子多不好,要不叫您百老如何。」蒋刺史建议道。
 
  「哈哈哈,也行,今天我来。一则,我顺便把那采花贼抓住押送给你们,顺 便领点赏金花花,现在要供我两个孙女花销,手头紧张啊;二则,听说江州出现 了命案,过来瞧一瞧那罪犯是什麽样的。」老头说道。
 
  「赏金当然会给您送上的,白老您要看凶犯,要不我现在就陪您过去还是喝 完茶水过去。」蒋刺史说道。
 
  「恩……现在就去吧,老头子可不习惯你们文人喝茶啊。」老头笑呵呵的说 道。
 
  「那白老请。」蒋刺史伸手说道,并亲自指引着往大牢走去。
 
  「你能说说案发地点情况吗?我倒觉得奇怪这个凶手怎麽这麽笨把自己给困 在了案发地点?」老头故意好奇道。
 
  「说来也奇怪,凶手是江员外新娶的小妾,现场一共死了2个人。一个是江 员外,一个是江员外十四岁的女儿江小姐。员外的死因倒好说,是流血过多致死 ,而江小姐的死就很奇怪,她的腹部大开,里面的一部分肠子破裂,而且还没有 了女人内部的生殖器官。而那个凶手被困在了江员外的命根子上下不来,到第二 天下午由14个大汉左右使力才分开的。」蒋刺史说道。
 
  「那你们为什麽一定要拉开他们,难道不怕把女凶手的小穴从体内脱出而亡 ?」璐璐问道。
 
  「本来仵作也认为不可取,但是那大夫人吵着说要把夫君从那杀人凶手那分 开早点把员外安葬」蒋刺史道。
 
  「那凶手不是现在大牢里的那个了。」璐璐说道。
 
  「哦?这句话我们的总捕头也说过,所以我一直没结案,难道璐璐小姐知道 凶手是哪个?」蒋刺史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只有去看了凶手和凶案地点才知道啊。」璐璐自顾自的说 道,完全没发现一个衣服穿的和别人不一样的捕头,璐璐的爷爷,蒋刺史眼中同 时闪过光芒,心里想到:看来她或许能破案。
 
  来到大牢,不免出现一些状况,就像……现在。只见大牢牢头和两个牢卒目 瞪口呆的看着璐璐2姐妹,幸好牢头清醒快。看到刺史大人快爆走的模样,左右 各一巴掌打在2个牢卒脑袋上「参见刺史大人。」牢头和牢卒参见到。
 
  「还不快点参见白大人和两位小姐。」蒋刺史喝到。
 
  「不用了,老头子我对这些官场上的繁文缛节不习惯,你也不用责备与他们 了。」老头说道。
 
  「是是是,那大人前面请,我们去看一看凶手?」蒋刺史建议到。
 
  「杀江员外的凶手关押在哪里,还不前面带路?」蒋刺史转身对三个牢卒说 道。
 
  「是是是,大人请跟我来。」牢头一边拿起桌子上的钥匙,一边在前面带路 。
 
  一行人一直往里走着,直到最里面倒数第三个牢房前停下。迎面突然扑来一 股血腥的味道。老头三人中,只有璐璐差点吐出来。至於蒋刺史一方有3个捕快 直接弯腰就吐。
 
  原来,里面有一大滩变黑结块的血迹,离血迹里面2丈外的草堆上坐着一个 看不清面貌全身赤裸的女的。打开牢房的瞬间,老头白胡子、璐璐和红艳眼睛中 都闪过光芒。
 
  「蒋大人,看来凶手的确不是她啊。」璐璐说道。
 
  「为什麽不是她啊?」蒋刺史问道。
 
  「因为……」璐璐说了个开头,与红艳对视了一下,突然欺身上前,各出一 掌打向了那个所谓的犯人。
 
  只见那犯人起身飞跃过璐璐两姐妹的头顶转身向璐璐两姐妹各出一掌,不过 ,这一章还没打出就发现自己脖子以下动不了了。
 
  「武功这麽强大,你们说还需要冒着危险被你们抓到大牢里施行刑法吗?只 要一剑杀光江员外一家,然後,卷走家财就行,何必弄得那麽麻烦呢。」老头伸 手点住所谓的嫌犯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妹妹还是施针高手。」璐璐说着,把所谓的嫌犯 的头发上摸去,在头发里拿出了3根银针。「而且当时这位妹妹应该不是要杀江 员外,而是救他,结果被困在江员外的命根子上,差点因江员外大出血而撑爆腹 部而死。」
 
  「为什麽说她是救江员外,而不是杀江员外意外失手而导致她被困呢?」蒋 刺史提出疑问道。
 
  「不知这位妹妹叫什麽?」璐璐问道。
 
  「我叫苏梅。」那所谓的嫌犯说道「因为她的眼睛,我和妹妹刚才对她实行 攻击时,我看到她眼神中爱意的向往,然後突然转变成决然,最後躲开我们两姐 妹的攻击,并想击伤我们趁乱越狱吧,我说的对吧,这位妹妹。」璐璐回答道。 
  「这位姐姐说的很对,我当时的确想让你们把我杀了,可以陪我夫君去九泉 之下,但是,我又觉得没有报夫君之仇没脸见夫君,所以想先越狱杀了那个贱人 然後自杀。至於姐姐为什麽能发现我头发上还有三根银针的?」苏梅问道。 
  「因为你刚才飞跃过我们两姐妹时,我发现你的头发上闪过几道银光,至於 你说的贱人就是大夫人吧。其实,你认为凶手只有大夫人一人吗?」璐璐说道。 
  「难道嫌犯还另有其人?」牢房中的所有人震惊道。
 
  「如果我没推测错的话,要让大夫人实行杀夫动机还要有一个原因或人。」 
  璐璐说道。
 

         第十六章:疑点重重(一)停屍房
 
  「哦?你说大夫人实行杀夫动机还要有一个原因或人?」蒋刺史问道。
 
  「对,不过在找出大夫人实行杀夫动机还要有一个原因或人的证据之前,我 们先把江员外和江小姐的死因找出来。」璐璐对大家说道「那麽,蒋大人。江员 外和江小姐的屍体在哪里?我想看一看,顺便帮这位妹妹洗一下身子,然後让她 过来,我想验证一下江员外和江小姐的死因。那个……爷爷帮忙照看一下这位妹 妹如何。」
 
  「我倒是没问题,不知道蒋刺史怎麽样?」老头笑眯眯的说道。
 
  「额,没问题,我马上命人来帮这位苏小姐洗一下身子。来人,带这位苏小 姐去洗一下身子。」蒋刺史立刻命人带苏梅下去洗身子去「那麽,我们去停屍房 看屍体去?」
 
  「不用那麽麻烦了,我就在这里洗好了。」苏梅阻止道。
 
  「那行,叫人把水打来洗好了。」蒋刺史对刚叫来的衙役说道「那麽,两位 小姐请。」
 
  於是,一行人除了璐璐两姐妹的爷爷外全往停屍房走去,约一刻钟後,一行 人走进了停屍房,把江员外和江小姐的屍体上的布拿开後。璐璐上前首先戴上衙 役拿来的手套,伸出手观察了江小姐的屍体。
 
  只见,江小姐小腹皮肉完全往外翻开,内部肠道往内破裂,并缺少一部分。 
  而且只看到体内的子宫往外纵向破裂,贴在腹壁上,而且在连接子宫的阴道 也是往外纵向破裂开来了。再看江小姐的表情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双手手指也紧 紧攥着。
 
  「看她的样子好像我们女孩子高潮时才有的吧。」红艳凑到璐璐旁边观察了 一会指出道。
 
  「好像是高潮的样子,妹妹,我问一下,你高潮的时候一下子会有很多的淫 水流出来吗?我指的是非常多,恩……有一大脸盆那麽多。」璐璐问道。
 
  「姐姐,我以前一个人想要的时候,玩小穴高潮的时候喷出来没这麽多过, 最多一茶壶。」红艳说道「怎麽,姐姐你问这个问题和这个江小姐的死有什麽关 系?」
 
  「妹妹,你看江小姐的小腹,还有这小穴里的伤口都是不规则的往外翻出来 的,这说明江小姐腹部的伤口是从里往外撕开的,而撕开的地方就是小穴里面。 结合江小姐的表情,一下子造成江小姐还在高潮的情况下死亡需要很大的力瞬间 让江小姐内脏和重要器官受伤昏迷然後造成大出血死亡,而要造成这麽大的力将 江小姐内脏和重要器官受伤并从从里面撕开,没有一大脸盆的淫水是不可能的。 而且,前提是瞬间出现这麽多淫水,还得能够堵死小穴口才行。」璐璐分析道。 
  「那麽,会不会是凶手用水从江小姐小穴口突然注入呢?」红艳假设道。 
  「小穴口注入……小穴口注入。蒋大人,您派人去苏梅牢房把所有血块收集 起来,称一下重量。」璐璐对蒋大人道「我大概知道江小姐是怎麽死的了。」 
  「你,去吧血块收集过来,按照璐璐小姐去做。」蒋刺史对後面的衙役命令 道。
 
  「是。」那衙役领命就走了。
 
  「姐姐,那这个江小姐是怎麽死的啊?」红艳问道。
 
  「有人从她的小穴中迅速注入大量的液体撑死的。」璐璐答道「这多亏你刚 才提醒了我。」
 
  「那璐璐小姐,你说她是被撑死的,这个有什麽证据证明呢?」蒋刺史说道 。
 
  「至於证据,我想有两部分:一部分在江员外身上,一部分应该在现场吧, 希望我的推测是不对的。」璐璐说道「我们现在来看江员外吧。」
 
  璐璐和红艳的人来到江员外的屍体旁。只见江员外的身体皮肤过白,很明显 身体里面的血已经流乾。而且下根留有乾枯的血。
 
  「妹妹,你说如果像江员外这样的下根出血了,用银针刺哪几个穴道可以止 血?」璐璐问道。
 
  「姐姐,像江员外这样的情况的话,只要在下根附近的几处穴道上刺入就可 以止血。」红艳说道。
 
  「蒋刺史,您叫人把江员外的下根的毛发剃光,剃的时候注意一下毛发里可 能有银针的。」璐璐说道。
 
  「来人,把仵作叫来,注意,让他带上剃刀。」蒋刺史对後面的衙役说道。 
  一衙役迅速将仵作叫来并将江员外的下根附近的毛发都剃掉了。这时,蒋刺 史和璐璐两姐妹都围了上来。只见江员外的下根原先有毛发的地方有6个红点, 其中下根下面的3个红点中有3根差不多快没入皮肤的银针,而上面3个红点却 没有,这时,璐璐将自己的发簪取下来,拧开发簪的头部,从里面取出刚才在牢 房中苏梅头发上拿下来的银针,对比江员外的上面的红点,出奇的一样。
 
  「姐姐,那麽说来,你刚才说苏梅是救江员外时被困在江员外身上是真的了 。」红艳说道。
 
  「现在还不好说,妹妹不奇怪吗?既然苏梅已经用银针替江员外止血了,而 为什麽江员外还是流血死了?」璐璐说道。
 
  「因为我没办法止住老爷下根的血,或者说下了针後仍然是出血,所以我就 用双手点住老爷的胸口来让他暂时停掉心脉。但是,还是不行,最後只能用自己 的小穴让老爷的下根插入,想用自己的小穴堵住老爷的出血,毕竟我学过武,可 以控制小穴夹紧老爷的下根。但是,当我把老爷的下根插入小穴时,就以为自己 会死。因为,看似不插入小穴前流血不多,但插入小穴後,老爷的下根突然膨胀 并大量喷血,结果,就是你们也知道的,我像怀孕8个月的孕妇一样困在了老爷 的下根上了。」苏梅边说道边和璐璐两姐妹的爷爷进来,同时指了指自己还留在 体外的3分阴道的湿淋淋小穴。
 
  「那你是否杀了江小姐?」蒋刺史指了指旁边蒋刺史的屍体道。
 
  「没有,当时有家丁来通知我让我去小姐那,我想问有什麽事的时候那家丁 已经走了。当我来到小姐门前时,发现小姐的房间的灯亮着并听到老爷的痛苦呻 吟时,我就推开门,发现老爷满身是血躺在江小姐的床上捂着流血的下根呻吟, 而江小姐当时已经躺在床榻下,小腹大开,已经只剩一口气了根本活不了了,我 急着救老爷也就没管江小姐了。」苏梅说道。
 
  「那你为什麽不叫家丁呢。」蒋刺史问道。
 
  「那天所有的家丁除了守门的都被管家派出去收租去了。而且当时情况急也 就没跑到大门叫了。」苏梅说道。
 
  「大人,难道您没发现这起案件很奇怪吗?都那麽巧合的家丁都出去,巧合 苏梅妹妹收到老爷让她去江小姐房间,巧合到江员外在江小姐房间出事。」璐璐 说道。
 
  「璐璐小姐的意思是这起案件时有人计划好的,一箭三雕?」蒋刺史道。 
  「大人,大牢中的血块重量已经称出来了,是2斤。」刚才去收集血块的衙 役回报道。
 
  「是不是一箭三雕我不知道,但是,听了这位衙役大哥的回话,我认为江小 姐的死是江员外所为或者就是江员外无心之过亲手杀死的。」璐璐心里计算了一 下苏梅小穴中留下的江员外的血块说道。
 
  「什麽?江员外怎麽会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停屍房所有的人震惊道。 

          第十七章:疑点重重(二)江府
 
  前几天由於家里来客人,客人家的小孩把我的电脑霸占了,没办法更新不好 意思啊。另外,上一章出现BUG了,这里更改一下,应该是半斤血块,不是两 斤血块。
 
  「什麽?江员外怎麽会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停屍房所有的人震惊道。 
  「严格意义上,江员外是失手或被凶手利用造成的,至於为什麽,我们要去 现场才行。」璐璐回答道。
 
  「这里难道不能说?」蒋刺史道。
 
  「不是,大人,这里说不清,我还得结合现场状况来说,毕竟我还没看过现 场状况,现在说出来也只是臆测。」璐璐道。
 
  「那好,那就现在去?」蒋刺史说道。
 
  「恩,现在过去吧。」璐璐说道。
 
  於是,一行人一起走出停屍房往江府赶去。江府,原主人是江员外,据说此 人总共拥有6个妻子和小妾,而自苏梅娶进门第六天被杀,凶手据说就是第六房 小妾——苏梅,现在有大夫人执掌。而这个江府是江州城有名的大家族,坐落於 城东,离城中刺史府走路起码半个时辰,骑马约为一刻钟。璐璐一行人中有:璐 璐﹑红艳、老头、蒋刺史、几个捕头,当然还加了一个人,那就是穿着薄纱的苏 梅。至於苏梅为什麽会穿薄纱,因为这个社会是这样,如果是城市中生活,有夫 之妇或未被休掉的寡妇(小妾丈夫死後可以由正室定夺修不修)在家里有外客要 见或出门需要穿上薄纱;像小姐之类可以肆无忌惮的裸着,可以让男人看到自己 的完美身材可以嫁出去这里;这里,除了蒋刺史是坐轿子而来,其余都是骑马的 。
 
 
  「恭迎蒋刺史到来,小女子迟来迎接,多有冒犯,还望原谅。」大夫人说道 ,当看到璐璐等三人时「大人,这几位是?」
 
  「哦,本官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江湖人称白胡子的白大人,左手边这位是他 的大孙女璐璐,右边的是他的小孙女红艳。他们是京都来的,是来帮本官破这个 离奇的案子的。」蒋刺史介绍道「这不,让人带着嫌犯过来说一下现场情况了。 」
 
  「大人,凶手过来为什麽还穿薄纱来呢?」大夫人问道。
 
  「哦,是这样的,凶手苏梅呢是江员外的第六房小妾,按规定呢是要穿薄纱 衣出门的。」蒋刺史说道。
 
  「那好,现在我以大夫人的身份休掉苏梅,来人,把这个杀我夫君的贱人的 衣服给我拔了。」大夫人狰狞的说道。
 
  「是!」一群护院家丁马上往苏梅身上扑去。不过还没碰到苏梅,就全部趴 在了地上。原来,璐璐和红艳同时出手将扑向苏梅的家丁打翻在地。
 
  「大人,你们这是什麽意思?」大夫人问道。
 
  「没什麽,只是嫌犯身上的衣服是我借给她穿的,我怕你的家丁把衣服给我 弄坏了,这可是以前师傅送我的衣服啊。」红艳拍拍手掌道。
 
  「她已经不是我夫君的第六房小妾了,现在还穿着薄纱,难道还有别的男人 ?」大夫人刻薄道。
 
  「既然我已经不是江员外的第六房小妾,这薄纱不穿也罢。」说着,苏梅就 将薄纱褪掉转身对红艳道「谢谢姐姐。」
 
  「没什麽。」红艳道。
 
  「好了,大夫人,现在我们要带这个嫌犯指认现场情况,还请带路。」蒋刺 史说道。
 
  「好的,大人,请跟我来。」大夫人说着转身在前面引路。後面跟着江府的 管家。
 
  当蒋刺史领着衙役走入江府大门时,璐璐和红艳两人对视了一眼,跟着爷爷 领着苏梅向府中走去,在经过大夫人站过的地方时,红艳用手上的薄纱有意无意 的碰了地面一下。然後故意踩了一下再把拖在地上的薄纱收上来用手似是擦了一 下脏掉的地方。
 
  「怎麽样,妹妹」璐璐小声的问红艳道。
 
  「是男人的精液。」红艳回答道「而且还很新鲜呢,不会超过一刻钟,不信 的话你可以问一问。」说着把手伸向璐璐的鼻子下。
 
  「别玩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姐姐我是雏,我怎麽闻得出这种是不是新鲜的精 液。」璐璐拍开红艳的手道。
 
  「嘻嘻……我倒是忘了姐姐还是一个雏。」说着,把沾着精液的手摸了璐璐 的小穴一下。
 
  「哎,你这死丫头,拿脏手摸姐姐的小穴。」说着,也向红艳的小穴摸去, 并抠了红艳的小穴一下。
 
  「啊呀,姐姐,你差点把我小穴里面的金丝线缠绕的金球抠出来了。」红艳 边说,边用右手伸到小穴里来回抽插了一下。
 
  璐璐两姐妹在後面戏耍,老头却在前面郁闷着:哎!红艳这个小淫娃把璐璐 都带坏了;办案时间里都敢互相这麽玩;幸好是走在最後面,否则还让不让这帮 年轻的捕快干活了。
 
  「到了,就是这里,这里就是老爷和小姐死的案发现场了。」大夫人道。 
  璐璐两姐妹走上前来,只见,这个案发现场是一幢阁楼,一些大户人家小姐 住的地方,现在周围都有衙役站着,应该是保护现场之用。
 
  「那就谢谢大夫人了,由於办案的特殊性,请大夫人回避一下,谢谢。」蒋 刺史说道。
 
  「好的,大人,那麽小女子先告退了,有事可以派人来叫我」说着,大夫人 领着人回去了。
 
  蒋刺史一方人除了捕快外全部进入了案发现场。
 
  进入案发现场後,璐璐围着案发现场仔细的勘察,而红艳则是拿出头上发簪 里的银针对桌上的茶水进行试毒并查看茶杯。半个时辰後……
 
  「我可以确定,江小姐是被误杀的,苏梅妹妹是被冤枉的。」璐璐说道。 
  「哦?为什麽这麽说?」蒋刺史问道。
 
  「因为没有哪个杀人犯会傻到在死者茶里下毒之後还敢和死者交合的,特别 是放了大量的这麽烈性的壮阳药。而且还在茶里放了另一种毒,武林中常用的一 种『血流散』」红艳说着,将银针放在桌子上。众人围过来看到,这银针一段已 经变黑了。
 
  「可是仵作验过没有毒啊。」蒋刺史道。
 
  「那是因为一则,我在银针上擦了『痒痒粉』,与『血流散』混合後会产生 『蚀骨粉』,这『蚀骨粉』服下後让人全身很痒,最後因抓破皮肤流血而亡。而 这『蚀骨粉』却可以被银针探测出。二则,血流散在茶水中浸泡24个时辰後会 发出我们女孩子下面流出的淫水类似的味道,不信你可以来闻一下。三则,这杯 底残留了血流散特有的粉色颗粒。」红艳一一说道。
 

        第十八章:疑点重重(三)消失的瓶子
 
  「但是,你们在现场周围发现什麽可疑物品没?反正我是没发现,比如…… 壮阳药的瓶子和现在发现的装血流散的瓶子。」璐璐後面说道。
 
  「你们所说的血流散瓶子没看到,但是,壮阳药的瓶子我们倒是由管家配合 ,在苏梅的房间里找到了。」蒋刺史说着让後面的衙役拿着托盘上来。中间放着 壮阳药的瓶子「妹妹,你等一下。」璐璐看到还有要上前拿壮阳药的瓶子阻止道 「先用你手上的纱衣裹住手再拿瓶子。」
 
  「为什麽这麽做?姐姐」红艳问道,但是也听妹妹的话裹上纱衣才拿起了瓶 子,拔开瓶子闻了闻「这的确是壮阳药,但是不是烈性的壮阳药。」
 
  璐璐走了过来,从托盘上拿起垫着药瓶的布裹在手上,接过红艳手中的药瓶 对着门口光亮处看着瓶子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种壮阳药的瓶子在每个夫人 小妾房间里都有一个。或许,这个的确是苏梅房间里的东西。」
 
  「为什麽这麽说?」蒋刺史问道。
 
  「首先,江员外应该有60岁左右了吧。」璐璐说道。
 
  「的确,江员外有59岁了。江小姐也是他和第三个小妾所生的。当年他也 4 5岁了,算是老来得子吧,可惜也死了。」蒋刺史回答道。
 
  「那麽,快60岁的人你认为还能够把下根竖起来吗?我想,是不可能了吧 。除非用壮阳药之类的才行了吧。」璐璐回答道。
 
  「的确,老爷在行床前吃壮阳药的习惯,不但是我这里有,其它夫人那也有 ,小姐的房间中也有的。」一直不说话的苏梅说道。
 
  「什麽!小姐这里也有?」蒋刺史惊奇道「可我们在这里没有搜到任何的药 瓶,别说壮阳药的瓶子。」
 
  「据我所知,老爷与小姐也有染的。所以小姐房里应该会有壮阳药的。」苏 梅回答道。
 
  「所以,我推断,江小姐的房间里应该会有壮阳药的瓶子和血流散的瓶子。 但是,我刚才看过,这里一个瓶子都没有,那麽你们认为瓶子会去哪里了呢?」 
  璐璐问道。「在苏梅妹妹被困着的时候不可能有时间转移瓶子吧?当然苏梅 妹妹有可能先转移瓶子再故意困在江员外的命根子上,但是前面说过,没有哪个 凶手会明知已经给江员外下了毒还上去和江员外交合的。还有一点就是,你们认 为江员外在喝完有毒的掺有壮阳药的茶後还会让美貌的苏梅妹妹拿着壮阳药的瓶 子和血流散的瓶子明着走出去?不怕怀疑吗?而且能不能走出去还不一定呢。」 
  「也是,要是我也不会让她出去,不过她也可以拎着下过毒的含有壮阳药的 茶水给老爷喝啊。然後再交合啊。」蒋刺史说道。
 
  「这也可以这麽说,但是江小姐为什麽会死呢?」璐璐问道。
 
  「这……」蒋刺史顿时无语了。
 
  「所以,苏梅妹妹没有杀江员外。其理由有两点:其一:别忘了,她可是会 武功的,而且会用银针,要是我,直接用银针刺入江员外的死穴即可,然後杀了 江府之人放把火就行,既可以掩盖杀人手法又可以用替身替自己死;这样你们就 会无法破除这个案件的真实,当然,你们可以用采花贼小六子来顶替杀人凶手, 毕竟他强奸过江小姐,现在又被通缉。其二:就是江小姐死的原因和江小姐留在 桌子和地上的血迹。」
 
  「桌上和地上的血迹?怎麽个说法?」蒋刺史问道。
 
  「你们看桌子上的血迹,这几点血迹点子有哪里不同?」璐璐对着桌子上的 血点子说道。
 
  「很明显这里有一样带弧形的物体在出现血点子时已经放在桌子上……了」 
  蒋刺史说着,忽然眼前一亮,拿起茶壶放到血点子不同的地方,慢慢旋转, 突然发现茶壶上的血点子完全吻合「难道……」
 
  「对的,这个茶壶在江员外出事的时候已经在了,也就是说,茶壶在江员外 喝下毒茶是就放在桌上了,从而可以断定,茶壶不是苏梅妹妹拿来的。」璐璐说 道。「而且你们看床边的血迹和床上的血迹多了什麽东西?」
 
  蒋刺史等人走到床边,只见床边有几个脚印,很明显是全裸在家的女孩子特 有的。因为这些脚印全是赤着脚印上去的。而床上只有1对脚印。
 
  「从这些脚印中我可以得出以下几点:一,这些脚印是全裸的女子留下的; 二,这个留下的脚印的女子行走非常匆忙,从脚印的跨度就可以知道;三,在印 上脚印之前,血迹已经处於半干状态。而几天前的天气情况来看,这血迹在出现 脚印之前,留下的时间至少1刻钟。而这个脚印应该是苏梅妹妹的吧。」璐璐分 析道。
 
  苏梅听後,往前走去,将双脚踩在脚印上,众人上前观察之後得出的结论是 :脚印的确是出自她手,额……她脚!
 
  「从脚印的各方面来说,苏梅是急匆匆的进入房间并上的床。」蒋刺史推测 道。
 
  「是的,那麽我们来总结下:首先,下过毒的茶壶在江员外喝下去和江小姐 交合时之前已经桌子上了;第二,苏梅妹妹是急匆匆的进入江小姐的闺房。从上 述几个情况可以看出,苏梅妹妹不是凶手,因为没有哪个凶手会在被害者服毒後 还需要去救他。」璐璐如实说道。
 
  「那麽你说谁会是真正的凶手呢?」蒋刺史问道。
 
  「真正的凶手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没有证据证明。而且,我们还没 有找到一样东西。」璐璐说道。
 
  「什麽?」除璐璐两姐妹和苏梅外其余在场的人忍不住问道。
 
  「瓶子,装血流散和烈性壮阳药的瓶子,而且是2只。」红艳说道「注意, 我说的可是烈性壮阳药,不是普通的壮阳药。」
 
  「这烈性壮阳药和普通壮阳药有什麽区别?」蒋刺史问道。
 
  「在烈性壮阳药的药力下才能使江员外在服下血流散的情况下不可逆的大出 血,普通壮阳药虽然可以大出血,但是及时的话懂武功的或会医术的人都可以止 住血,苏梅妹妹之所以止不住血就是烈性壮阳药的作用。」红艳说道。「而且, 烈性壮阳药和血流散不可以混装在一只瓶子里,否则药力会减半。」
 
  「所以说,现在我们回到了原点,装药的两只瓶子呢?」璐璐问道。
 

        第十九章:疑点重重(四)分析及治疗
 
  「也就是说,这两只装药的瓶子被凶手拿走了?而我们现在发现的瓶子是假 的,这只瓶子根本就是在苏梅房里的东西,真正的在凶案现场出现过的那两只瓶 子已经被凶手拿走了对吗?」蒋刺史分析後问道。
 
  「蒋大人只分析出了一部分。」璐璐走到旁边的梳妆台前,拉开一个抽屉说 道「哦?璐璐小姐难道还有什麽发现?」蒋刺史问道。
 
  「你们来看这里,我想这个应该是平时放药瓶子的抽屉吧。」璐璐指了指面 前的梳妆台道。
 
  几个人走过来,只见璐璐面前的梳妆台最右手边的抽屉已经被璐璐拉开,但 是里面空空如也。不禁让众人迷惑不解,抬起头看着璐璐,好像在说『你怎麽知 道这个是装药瓶子的抽屉?』「姐姐,你怎麽知道这是装药瓶的抽屉呢?怎麽看 都像不曾放过任何东西啊。」最终红艳说出自己的想法,当然,也代表众人的想 法。
 
  「大人,你们近点看一下抽屉底部有什麽?」璐璐说道。
 
  听了璐璐的话,在现场的人全部围了起来看抽屉底部。发现抽屉底部有很明 显的药瓶子留下来的印记,而且还是浅深不一,大小不同的有好多个。
 
  「难道……这里有很多个药瓶都不见了?」蒋刺史说道。
 
  「是的,我想这里有很多的药瓶的,之所以都没有了,是因为凶手想让大家 误入一个误区,那就是江小姐房间里没有任何药瓶的,然後按照我们的惯性思维 肯定认为这有毒的药物是凶手自己带进来的再带出去。」璐璐有条理的分析道。 
  「这样说的话,我们从开始就被这个凶手牵着鼻子走了。」蒋刺史微怒的说 道。是想,一个父母官竟然被凶手牵着鼻子走,换了谁都受不了。
 
  「除了被凶手牵着鼻子走以为,你们还差点变成错杀好人的凶手了。」璐璐 说道。
 
  「此话怎讲?」蒋利史疑惑道。
 
  「当时苏梅妹妹和江员外交合後困在江员外命根子上时你们合力将他们俩分 开时有没有想到如果造成苏梅妹妹阴道脱出体外而死亡呢?」璐璐边问道边看向 苏梅那湿淋淋的露着3分阴道的下体。
 
  「这个的确想到过,不过当时大夫人强烈要求我们也没办法啊,而且……难 道是……」蒋刺史回头看了看门口,并招手叫来门口的衙役「你去看看,外面有 没有其他人,速去速回。」
 
  「是,大人。」被召唤的衙役小跑的出去,过了一会儿回来禀告道「禀告大 人,外面除了我们的人没有其他人。」
 
  「好了,你出去吧,让衙役们注意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里,有人问起为什麽 ,你就说我在仔细勘查现场。」蒋刺史说道。
 
  「是,大人。」衙役领命後转身出去了。
 
  蒋刺史看到衙役出去後,示意大家围拢在一起,然後说道:「难道凶手是大 夫人所为?」
 
  「首先,我们先把现在所知道的事一一回忆一遍。第一,苏梅妹妹是会武功 的。第二,案发现场有2个死者,这2个死者分别就是江员外和江小姐。第三, 江小姐在於江员外交合致最後高潮中因江员外下体突然大出血撑爆腹部而亡。第 四,苏梅妹妹在接到一个家丁的传话去往江小姐的房间并发现江员外下体大出血 ,为救江员外而困在江员外命根子上面,因学过武功而未像江小姐一样撑爆腹部 而亡。第五,大夫人以要把夫君从那杀人凶手那分开早点把员外安葬为理由强行 分开江员外与苏梅妹妹的下体。第六,大夫人说苏梅妹妹夥同外人杀害江员外。 第七,我想苏梅妹妹会武功的事除了江员外以为其他人都不知道吧。」璐璐一一 说道。
 
  「的确,我会武功其他人都不知道,包括江员外在内。」苏梅回答道。
 
  「所以,本来凶手只是想杀死江员外和苏梅妹妹的,结果,中间出现了一点 错误,那就是时间。凶手在江小姐房里的茶壶里提前放了『血流散』,但是他把 江小姐是不是在房里和普通壮阳药与烈性壮阳药发作的不同时间忘了算进去。结 果,江员外进去後喝了放烈性壮阳药的毒茶,很快药性发作,而那时苏梅妹妹还 没来,首当其冲的江小姐就和江员外先交合在一起,接下来就是我推理的那样, 由於江小姐只有14岁,承受不了江员外第一次大出血的压力小腹炸裂而死,而 当苏梅妹妹到来时,江员外体内的血应该不多了而且苏梅妹妹又练过武所以只困 在江员外命根子上而没有死。」璐璐围着桌子分析道。「到现在,案件经过也就 浮出水面了,而凶手是大夫人肯定错不了,但是,我还是有几个疑点说一下:一 ,2只药瓶的去向;二,『血流散』大夫人从哪里弄来的;三,杀人动机;四, 凶手真的只有一个人?」
 
  「璐璐姑娘说的几个疑点要麽我们先解决掉几个:一,2只药瓶的去向,二 ,查一下本县的所有药店要没有『血流散』卖。」蒋刺史说道。
 
  「也好,现在在江府可以先找2只瓶子。」红艳顿了顿说「还有,要不先帮 苏梅妹妹治好脱出来阴道,只要1刻钟就行,怎麽样。」
 
  「怎麽?你能治好我脱出体外的阴道?」苏梅激动的问道。
 
  「这个可以治好,不过有一个副作用,就是你的一对大阴唇会长长相对应的 3分。」红艳说道。
 
  「只要阴道缩回去就好,露在外面有点难受。」苏梅说道。
 
  「那好,在治你之前我要说一下,我会在你阴唇根部左右各刺入3跟银针, 在阴蒂上刺入一根,尤其是阴蒂上刺入的这根开始较痛而且要刺入1个月,你可 要忍一忍啊。」红艳提醒道「如果可以就坐到那个梳妆台上我可以马上施针。」 
  听了红艳的话,苏梅想都不想走到梳妆台前,转身坐在上面,背靠梳妆台前 的墙壁,双手拉起双脚成M状。打开双腿後,大家才注意到苏梅露在体外的阴道 大开有节凑的蠕动并「滋滋」冒着大量的淫液。
 
  「好了,苏梅妹妹我要开始了,首先,我先刺大阴唇根部的6根,再刺阴蒂 的1根。」说着,红艳从头上拿下发簪,从里面拿出银针一根根刺上去,当拿出 第7根给阴蒂刺上去的银针时大家明显发现这根银针比其它6根短,长约只有4 分左右,尾部还带有8分的细银丝「我要刺阴蒂了,你忍一忍啊,我会全部刺进 去,只是刺破阴蒂时痛,後来马上不痛了的。」
 
  红艳见苏梅点头了,捏起苏梅的阴蒂一下子刺了进去,只见苏梅眉头皱了一 下就舒展开来。当红艳将银针全部刺进去以後问苏梅道:「怎麽样,还行吗,苏 梅妹妹?」
 
  「没事,就像破处差不多。」说着从梳妆台上下来了。只见苏梅小穴口闪着 银光,阴蒂上像是长出银丝一样。
 
  一刻钟後……
 
  苏梅朝着梳妆台走去,红艳叫道「苏梅妹妹,不用去梳妆台,你站着打开大 腿就行。」说着走到苏梅面前,等到苏梅打开大腿时,红艳朝苏梅大腿根一伸, 一眨眼6根阴唇上的银针全数取下,然後说道「苏梅妹妹,你阴蒂上的银针叫软 丝,紮在里面对阴蒂没什麽影响,就像不在里面一样,很方便的,不信你可以捏 一捏。还有就是露在外面的银丝你可以用这个迷你小铃铛绑在上面然後塞进阴道 ,当然你可以挂在外面当装饰品。」说着,红艳手里出现一个迷你小铃铛,就像 叮当猫脖子上挂的一样,只不过是缩小版,直径不到2分。
 
  苏梅听了红艳的话,捏了捏自己的阴蒂,果然里面什麽都没有,就接过红艳 的小铃铛系上。看看阴道後只能放弃暂时放进去的想法让小铃铛挂在外面随风摇 曳并轻微的发出「呤呤」声。
 

           第二十章:线索:找到瓶子
 
  「好了,苏梅妹妹,刺进阴蒂的银针有缩紧滋润阴道和排出大阴唇里的脏东 西,使大阴唇呈粉嫩状。一般女子7天就能缩紧阴道,由於你较为严重,所以你 要一个月。当然,一个月以後你不想拿下来也没事,这个可以继续滋润你的阴道 和排出大阴唇里的脏东西。」红艳说道。
 
  璐璐拉过红艳道「妹妹,这个真的有你说的那样好?要麽也给姐姐我也来一 针,你看姐姐的大阴唇也有点黑了排一排脏东西如何?」
 
  红艳看了看璐璐的大阴唇道「行,我帮你刺一根,我自己看来也要排一排, 比姐姐你都黑了。不过姐姐很疼的,因为我们阴蒂根部有阴环在,阴蒂很敏感的 。」
 
  「没事,我忍一忍就行。」璐璐道。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时辰,三女阴蒂上都刺了『软丝』和阴环。至於红艳阴 蒂上的『软丝』由苏梅帮忙刺入的。而苏梅阴蒂根上的阴环是看到璐璐和红艳的 阴环也要求穿一个,红艳用还没磨成粉的齿纹鱼的牙齿打洞穿上去的。
 
  「好了,我们走吧,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2只瓶子。」璐璐边说边拉着红艳 和苏梅走出去了。留下一帮老爷们乾瞪眼……
 
  三姐妹走了半个时辰,红艳提议道「要不我们分开找,看到遗留在地上较新 的瓶子都收集起来。」
 
  璐璐和苏梅都点头同意。
 
  璐璐和红艳,苏梅分开後沿着走廊往後花园走去,走到半道上突然觉得肚子 不舒服,连忙用右手堵住屁眼,拦住一个家丁问「小哥,此处哪里有茅厕。」 
  家丁指示道「往前走到底右转就是。」
 
  「谢谢。」璐璐说道,跑着往前。
 
  走到底右转只有一个长有半人高的草丛,想也不想钻进里面蹲下去,放开右 手拿起『长』在阴蒂上的小铃铛稀里哗啦的拉起来。看了看拉在地上的粪便自语 道「哎,水土不服啊。近几天都一刻不停的拉稀」拉了一半,璐璐突然发现前面 草丛中有什麽东西。想也不想马上半蹲着走了过去,结果拉了一路粪便和部分粘 在大腿上。走近一看是一个包裹,打开看到里面全是药瓶子。检查了一下,全是 上好的金疮药和其它药物。把包裹收起来,激动的站起来拿着包裹往外走,也不 管屁眼里还在往外冒得稀粪流到大阴唇到达最低点滴到地上或粘在大腿根上。 
  当璐璐拿着包裹往後花园走去时,突然感觉到屎臭味时才发现自己大腿根有 乾枯的黄色痕迹,左右看看没有水和人,於是闪到一座假山後,把包裹跨在右肩 上,左手拿起小铃铛,右手轻轻拨弄阴蒂嘴里发出「嗯?嗯?」呻吟声。不大一 会儿小穴中流出淫水连成线流到地上。璐璐看到淫水流的差不多多的时候双脚交 叉,利用胯部扭动用淫水将乾枯的稀粪弄湿。当看到乾枯的稀粪糊满大腿根部内 侧时,拿小铃铛的左手按住小腹,随着长长的「嗯……」的呻吟,从小穴中喷出 大量的尿液,由於双腿交叉,使双大腿根部紧合在一起,尿液不像平常一样垂直 落下,而是从小穴顶端和小穴後端喷洒出。不过只坚持了2秒钟,璐璐就因为高 潮来临瘫倒在地上,双腿不自觉分开,小穴抵在地上。结果小穴中的淫水和还在 喷出来的尿液由於喷到地面呈天女散花般四射将粘在大腿上稀粪也一并冲走了。 当璐璐从高潮中清醒後,发现自己坐在满是尿液的地上。站起来时,发现刚才坐 过的地上对应小穴的地上有一个小坑,璐璐自己想到:我撒尿撒的蛮多的,算了 ,还是找些东西擦一下,身上全是尿液。
 
  璐璐在後花园发现大叶片的花时,不假思索摘下几片叶子把身上的尿渍全部 擦了一遍。当然,她对屁股随便擦了一下,因为她自己感觉到肚子又有点痛了随 时可能要拉稀,擦了也白擦。就这样,璐璐在後花园漫无目的的瞎转。看似拿着 包裹在後花园赏花,期间她上了2次茅厕,总算把整个花园『逛』完往回走。 
  当回到江小姐闺房时,璐璐发现红艳和苏梅回来了。璐璐把包裹放在桌子上 对里面在的人说「看看我发现了什麽?」
 
  大家听到後围到一起後,白胡子老头打开包裹後说:「药瓶?」
 
  「有金疮药、壮阳药、要事决药和解药、跌打药,这些药全是上好的药,另 外,还有这只空瓶子,我断定是血流散,里面还有一些药粉,你们看。」说着红 艳倒出一点药粉「这些药粉和杯子里的药粉一样。」
 
  大家听了红艳的话,发现与案发现场遗留在杯子里的药粉不论形状和颜色一 模一样。
 
  「还有,你们看,这个是什麽?」红艳摇晃着从包裹里拿出来的一只小葫芦 状白玉制作的药瓶子道。
 
  「是烈性壮阳药?」璐璐想了一下试探的问道。
 
  「是的,就是烈性壮阳药。」红艳道。
 
  「等一下,这个好像是大夫人房里所有的。」苏梅说道「大夫人很喜欢用白 玉制作的小葫芦药瓶的,这事我们几个小妾基本都知道的。」
 
  「现在基本找到我们所要的2个药瓶了,那麽我们确定一下这些药瓶是不是 这间房子里的。」璐璐说道。
 
  「那个璐璐小姐,这个怎麽证明这些药瓶是这里的呢?」蒋刺史问道。
 
  「很简单,物体位置复原。」璐璐说着拿起包裹来到梳妆桌前,从包裹中拿 出药瓶一瓶一瓶往梳妆桌原先放药瓶的抽屉里放。
 
  最後,当把抽屉里原先痕迹与包裹里的瓶子全部吻合放好後,璐璐手上只有 留下血流散和烈性壮阳药的瓶子。也就是说,除了璐璐手上的两只瓶子,其余的 都是这里的。
 
  「现在除了我手上的瓶子,其余的都是这里的。也就是说,这些瓶子是现场 在的瓶子。也就简间接说明,这些瓶子是凶手拿走丢弃的。」璐璐说道。
 
  「那个,姐姐,你从哪里拿来的?」红艳疑问道。
 
  璐璐将怎麽发现瓶子和她回到这里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当然她没说自己自 慰和拉稀拉到『裤裆上』这些没说。
 
  「姐姐,你水土不服还没回复啊,待会要麽我给开服药治治。」红艳说道。 
  「妹妹,没事的,过几天应该会好的。」璐璐回答道。
 
  「那璐璐小姐,你说是不是把大夫人抓了。」蒋刺史说道。
 
  「别急,我觉得凶手不止一个。第一:大夫人不是江湖中人,根本不懂烈性 壮阳药和血流散配合使用可以杀死人这种方法;第二:你们认为大夫人就一个妇 道人家能杀人?所以说还是先查一查这个城里哪里有卖血流散这种要的药店着手 ,看看那些人卖过血流散。」
 
  「那麽,我们先撤吧。」蒋刺史说道。
 
  「你们先走,我去趟茅厕,肚子又有点不舒服。」璐璐说完就极速往外跑, 阴蒂上的小铃铛也发出急促的「呤呤」声。
 
  「姐姐,等我一下,我也去。」红艳後面追着喊道。
 

          第二十一章:再现『血流散』
 
  璐璐急匆匆跑出江小姐的房间,问守在外面的一个衙役道:「这附近哪里有 茅厕?」
 
  衙役看到是璐璐後说道「这江小姐的屋後面就有一个。」
 
  「哦,好的,谢谢。」就急急忙忙的往屋後跑去,刚好红艳走出门,也跟着 璐璐像屋後跑去。
 
  当璐璐跑开後,那个被问路的衙役奇怪道:「我还第一次听说女孩子解手要 去茅厕的,不都是随便找一个路旁解的吗?」
 
  璐璐跑进茅厕後没关上门就蹲在坑上拉了。红艳走进来後说道:「姐姐,这 个给你吃,可以防止江湖上部分毒药的,包括春药在内的。」
 
  「哦,谢谢妹妹,不过这药对现在的我有什麽好处啊?」璐璐红着脸说道。 
  毕竟她是现代人穿越过来的,当着一个女人的面解手还是很害羞的。
 
  「嘻嘻……姐姐,这个药对你现在最好了,你看啊,我和你都赤身裸体的没 带擦屁股的东西,而且你现在在拉稀,你看都拉到大腿上了,这些稀粪粘在大腿 上,待会会很臭的,吃了这粒药可以使你以後拉出的屎不臭和尿液没骚味的,这 样哪怕你像出现现在这种情况都不会出现身上带臭的情况了。哎……我还没说完 呢。」红艳看到璐璐把药丸直接抢走一口吃进肚子着急的说道「好吧,待会再说 了,我到外面撒个尿。」
 
  半个时辰後……
 
  璐璐走出茅厕幽怨的看着红艳。红艳无辜的说道:「我还没说完你就吃下去 了,这个药是有副作用的,所谓是药三分毒嘛。就是首次吃的时候会先把你体内 的粪便排空的,本来想提醒你注意下的,这个药我们女孩子一般都在出生时由父 母亲喂下的。」
 
  还好璐璐现在已经是高手了,在茅厕中蹲了半个时辰,虽然双脚有点软的发 抖,但是还没软到掉粪进坑中的情况,要是换个普通人估计得掉下去了。
 
  「好了,姐姐,别看这妹妹我了,我们走吧,爷爷他们都走了半个时辰了, 来我扶你走。再说谁让你不听人家说完就吃掉了。来这个是增力丸,没副作用, 吃了可以快速回复体力。」红艳说着拿出一颗紫色的小药丸。
 
  璐璐接过药丸想到:的确是自己急了才会这样的。也就释怀不跟妹妹计较了 。璐璐吃下增力丸後被红艳扶着走出了江府。
 
  由於璐璐和红艳出来时,早上骑来的马被她们的爷爷牵走了,美其名曰:让 红艳带着璐璐在这个城镇上走走。所以,璐璐只能在江府大门右侧的墙根下靠着 休息了一下恢复体力。
 
  休息了一会後,璐璐对红艳说道「走吧,妹妹,都快中午了,我们找点吃的 吧,我都肚子饿了。」
 
  「嗯,好的姐姐,我们去大街上转转,买点东西吃吧。」红艳说道。
 
  「对了,你有银子吗,妹妹。」璐璐问道。
 
  「当然有了,你看这里。」红艳说着从头上摘下一只发簪来,打开发簪从里 面拿出了一张50两的银票来「刚才来的时候,我看到前面路口左拐有一家钱庄 ,我们去那里兑换一下银子吧。」
 
  於是,璐璐和红艳手拉着手往钱庄走去。来到钱庄门前,红艳抬头看了看说 道「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兑换银子去。」说着拉着璐璐进入钱庄。
 
  「掌柜的,兑换一下银票。」红艳边拉着因为好奇左看右看的璐璐,边举起 手中的银票递到柜台前说道。
 
  钱庄的掌柜看到2个大美女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说道「好嘞,两位 小姐请稍等。」(毕竟是见多识广的人,还没有因为看到眼前两个赤身裸体的美 女而长期发呆的地步)就从柜台前的装银子的盘子上拿出50两银子。
 
  「两位小姐请收好,这是50两现银。」掌柜将银子递给红艳说道。
 
  「走吧,我们先去买个钱袋。」红艳捧着50两银子领着璐璐走出了钱庄。 
  一盏茶之後,一条靠近河水的大街上……
 
 
  「妹妹,看来我们好像闯大祸了。」璐璐指了指那些受害者笑嘻嘻的说道。 
 
  「嘻嘻……谁让他们不看路的,该。」红艳指了指前面的一座挂有『有客来 』牌匾的酒楼接着说道「走,我们去那边的酒楼吃点东西。」
 
  於是,璐璐两姐妹来到『有客来』酒楼门口,一下子成为所有酒楼里的男客 人的注意。一小二看到两美女璐璐和红艳,小跑着走过来问道「客观,您几位? 」
 
  「就我们两位,给我们弄个2楼靠窗的位置。然後,来2碗牛肉面。」红艳 边说道边从腰间的钱袋中拿出1两银子给小二。
 
  「好嘞,客观请跟我来。」小二说着领着璐璐两姐妹往二楼走去。
 
  来到二楼,璐璐和红艳在小二的引领下坐到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很快两碗牛 肉面就上桌了,吃着牛肉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大街上的来来往往的或全裸,或半 裸,或穿薄纱的女子,璐璐说道:「还是这个朝代好啊,我们那个时代一旦光天 化日的裸体,绝对是不道德的。而且,搞不好会有警察介入。」
 
  「其实我觉得,我们裸体大多数女孩重要部位都遮着的,只暴露了胸部而已 嘛。」红艳说道。
 
  「怎麽说啊?」璐璐不解道。
 
  「你看姐姐,那些女子前面的下体长有阴毛来遮住小穴和阴蒂;或者在阴蒂 上穿个孔挂上饰品来遮住小穴和阴蒂。除非半蹲或蹲下去打开大腿才能看到。还 有,你看她们用长发挡住乳头的。像我和姐姐你下体没阴毛的而又不挡住小穴的 除了江湖中人和妓院中的女子外,其他女子都是选择挂饰品。你看那个女的,用 粉色细丝带对折缠在脖子上,再在胸上部交叉後遮住乳头往背後交叉往前,然後 在肚脐下方3分处打结,多余的垂挂下来刚好遮住小穴。像这种女的是一些妓院 中有名的女子和一些员外之类的男人在外面交合并射入精液之後回妓院的路上才 会穿成这样的。」红艳指了指下面大街上的那些女子道。
 
  「嗯,的确如妹妹所说的那样。」璐璐观察着下面的女子说道,突然,璐璐 指着正倒在地上,刚才红艳说的那个身上缠着粉色丝带的女子惊讶道「不对,妹 妹,你看那个身上缠着粉色丝带的女子,倒在地上了,好像小穴中流出血了。」 
  「什麽?」红艳顺着璐璐手看过去道「快救人!」
 
  於是,璐璐和红艳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跳上窗户框直接从二楼飞下去。运 用魅影功法急速来到倒在地上的身缠粉色丝带的女子旁蹲下来,同时拿起女子的 左右手把起脉来。
 
  「中毒!」璐璐两姐妹同时惊呼道。
 
  「而且,看脉象中的是『血流散』之毒」红艳脸色难看的补充道。
 

          第二十一章:再现『血流散』
 
  璐璐急匆匆跑出江小姐的房间,问守在外面的一个衙役道:「这附近哪里有 茅厕?」
 
  衙役看到是璐璐后说道「这江小姐的屋后面就有一个。」
 
  「哦,好的,谢谢。」就急急忙忙的往屋后跑去,刚好红艳走出门,也跟着 璐璐像屋后跑去。
 
  当璐璐跑开后,那个被问路的衙役奇怪道:「我还第一次听说女孩子解手要 去茅厕的,不都是随便找一个路旁解的吗?」
 
  璐璐跑进茅厕后没关上门就蹲在坑上拉了。红艳走进来后说道:「姐姐,这 个给你吃,可以防止江湖上部分毒药的,包括春药在内的。」
 
  「哦,谢谢妹妹,不过这药对现在的我有什么好处啊?」璐璐红着脸说道。 
  毕竟她是现代人穿越过来的,当着一个女人的面解手还是很害羞的。
 

         第二十二章:江府管家——周顺武
 
  「姐姐,你先看一下她的小穴上有没有像我们一样的东西,比如:阴环之类 的。然後,找块圆柱形的软木塞子塞住她的小穴防止失血过多。」红艳边说边从 发簪中取出银针刺入几个穴道止血并拿出两颗药丸喂入女子的嘴中。
 
  璐璐听了之後,翻开女子的大阴唇,在其阴蒂根部发现一根阴蒂钉,迅速取 下後飞身往『有客来』酒楼飞去。进入酒楼後,璐璐来到掌柜前问道:「掌柜的 ,你们这里有没有圆柱形的软木塞子?」
 
  「额……有,後面酒窖里那些封小酒瓶的软木塞就是,不过……」掌柜的还 没说完,柜台上就出现了1两银子,并传来璐璐的声音「这一两银子就当酒钱了 。」
 
  璐璐来到酒窖里,看了满酒窖的酒瓶就傻眼了,这酒窖里大大小小,各种各 样的酒瓶不下10种,最後,璐璐选了几种大小不同直径较大的几个全部装酒的 酒瓶就走,而且不是走正门,直接从墙上飞出去。
 
  「妹妹,你看哪个软木塞可以用。」璐璐拨开围在旁边的人群问道。(作者 :中国人的习惯,呵呵)
 
  「就那个蓝色的瓶子的那个软木塞吧,前边细一点容易插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