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试炼者】(先行体验篇)(17)【作者:startpantu9
试炼者】(先行体验篇)(17)【作者:startpantu9
 字数:45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静静的躺在娼馆的地上,我已经被丢进娼馆多久了?完全不知道,只是每 天重复着被各种不同的淫魔凌虐,这些天里边我充分的领略了淫魔这个种族的特 长——吸精。而且方式方法真是千奇百怪,通过和所谓的「客人」交流,我了解 到,淫魔可以将自己所修炼的魔力和吸取来的力量一起来特化一些部位,使这些 部位看起来更加的魅惑,甚至可以特化出特殊的能力,像是真知子的尾巴,就是 特化后的结果,并不是每个淫魔都会去特化尾巴的。
 
  我扭头看了看自己满身的淤青,苦涩的笑了一下,我估计是最惨的魔王了。 其实,刚被催眠的时候,我还真是被控制了那么一会来着,不过真智子将我扔到 娼馆不久后我边回复了正常。不过自己的被虐心又再蠢蠢欲动,于是干脆装作被 控制,每天乖乖的被各种淫魔蹂躏。不过,这么久了,也该玩够了,说着慢慢运 起力量,随后只见我体内出现像是锁链一样的气体,被我强大的力量崩碎了。与 此同时,冥想中的阿蒂亚身体一震,缓缓的睁开波纹眼,看着屋顶,缓缓的说道 「莱丽雅大人,失败了,您的计划不会成功的。您为什么不相信我看到的预言呢? 罢了,希望真的是我弄错了吧」随后阿蒂亚的身体开始虚化,最后能量体消散在 了空气中。
 
  「嗯?原来这催眠还是和她生命有联系……哼,就当是对魔王冒犯的惩罚吧。」 对于阿蒂亚的死,我到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是,不过我也厌烦了这场游戏,看 来是时候了解了。我看了一眼12座门中间的区域,抬脚就要往过走。
 
  「贱狗,乖乖的爬过来,是谁允许你站着的?」一个成熟的女声在我背后响 起。
 
  我很诧异,转身一看,让我很是恼火的画面出现了,一个我沸血魔族的战士 趴伏在地,载这一个上身着黑色束胸马甲,下身红色开叉裙的美丽淫魔,但看此 淫魔,褐色的头发,凤眼琼鼻,嘴角噙着轻蔑的笑意,再嘴角有一颗蛋蛋美人痣, 更添几分御姐的气息,加上熟美的身躯,的确让人看了很是躁动。虽然美人是很 养眼,不过他身下的战士让我很是生气,只见这名我族战士,双手放在自己肩部, 被束缚带绑紧,用手肘着地,双腿也是,小腿尽量帖子自己大腿的内侧,也用束 缚带被绑紧,用膝盖着地,脸上带着马具,后庭插着狗尾巴,完全就是一副坐骑 的打扮。
 
  看着他这幅打扮,我气不打一处来,想我沸血魔族,统御大地,骄傲的战士 尽然被下等的淫魔当做坐骑。我双眼放光,女子身下的战士惨叫一声,化作一团 火焰。
 
  「啊!」坐在战士身上的御姐大惊,急忙跳开,眼神不善的看着我「好一条 贱狗,胆敢毁坏我辛苦培育的坐骑,那么就让你来当我的下一个坐骑吧,魔王坐 骑,还真没试过呢」御姐恶狠狠的说道。
 
  「哼,附属种族也敢如此嚣张。看来是我对你太放纵了。」我下垂的右手开 始闪烁黑色的魔气。
 
  对面的御姐撩了一下褐色的长发说道「只会以力服人吗?堂堂魔王就只会这 样吗?如果能用我的方式赢我,我便随你怎样」
 
  「哈,小孩子用的激将法」我不屑的撇撇嘴「不过呢,作为魔王,即使是激 将法,我也有必要让你知道,魔王是容不得冒犯的,不过呢,这是最后一个游戏 了,莱丽雅!」我散掉手上的魔气,淡淡的说道。
 
  「这是我和你的赌约,和莱丽雅大人无关,记好了,驯兽官瑞惠,以后就是 你的主人了。」御姐冷冷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耸了耸肩「随你吧」便静静的等待着瑞惠的手段。只见瑞惠走到我面前, 用手指跳起我的下巴,「特雷波多!」随着咒语响起,我只感到一阵头晕,随后 边出现了一间暗色调的房间里边,周围挂满了各种性具,对没错,就是性具,将 人导向高潮的各种器具……
 
  再我还欣赏各种器具的时候,一个温热的身躯附在了我的背后,衣服也随之 消失,乳头被涂着黑色指甲的双手夹住捻动,耳边转来糯糯的声音,「你会乐意 变成我的坐骑的,看到你对面的那架木马了吗?当你资源坐上这具木马的时候, 就是你败北成为我坐骑的时候,而这个过程会让你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怎么样 很期待吧?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当我的坐骑呢?你现在就坐到那架木马 上边就可以只见满足你内心的愿望……」随着耳边声音的传来,我脑中就是一朵 玫瑰再缓缓的盛开……眼神呆呆的看着那具奇特的木马,迈开脚步就要走过去, 就再这是,我猛的惊醒了过来。差点上当,这是恶魔的耳语!
 
  「哼,随着我醒过来,耳边的声音变为冷哼,夹住我乳头的双手也用力的扯 动了一下,我疼的惊呼了一下,随后感觉膝盖后边受到重击,不由自主的跪倒在 地,随着」咔咔「两声脚腕住被地上的两个金属拷给束缚了起来。一只手抚摸这 我的脸颊,从我身后转到了面前,」没关系,我会让你更加屈辱的屈服的,「说 着弯腰捧起我的脸颊,用一只手捏开我的嘴巴,讲一口唾液吐进了我的嘴里。被 一名诱人的御姐居高临下的讲一口唾液吐进我的嘴里,我的内心不由自主的抽动 了一下,急忙伸出舌头接住,刚想准备在吃几口的,瑞惠则浅尝及止,看着我略 带渴望的表情,笑着说道」主人的体液是无上的圣物,不是随时都能吃到的,不 过我给魔王大人准备更加美味的……「只见瑞惠从一边的桌子上拿起了一个瓶子」 这是魔界蜂的蜂蜜,相比用它做的美酒魔王大人不知道喝过多少了吧?就让我来 给魔王大人来调一杯美酒吧。「说着甩掉穿着的高跟鞋,将几滴蜂蜜滴在了黑色 的吊带袜上边,随后将沾着蜂蜜的脚趾伸到了我的嘴边」魔王大人请吧?「 
  我低头看了下眼前的丝袜脚,一开始我以为瑞惠穿的是那种带条纹的黑丝, 现在离得近了才发现,原来是那种极细的网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那种条纹 的黑丝,而一种女性特有的体味则从网袜中散发了出来,我盯的久了,越来越觉 得眼前的丝袜叫是那么的美丽,忍不住伸出舌头,舔掉了粘在脚上的蜂蜜。 
  瑞惠看我眼神迷醉的舔掉脚上的蜂蜜,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又再脚上滴上 了几滴蜂蜜,这次都不用瑞惠去命令,我边主动的舔掉了脚上的蜂蜜,如此几次 后,我觉得瑞惠脚上的蜂蜜犹如琼浆玉液,让我不能自拔,便用自己的嘴裹住了 瑞惠的脚尖,贪婪的吮吸这美脚上残留的蜂蜜。瑞惠在我舔舐了美脚一会后,猛 地抽出了美脚,用脚底再我的脸颊快递的扇了两记玉足耳光,「我有同意过你舔 我的脚了吗?」
 
  我怅然若失,而脸上的两记耳光只是让我略微清醒了一点,而一旁的瑞惠则 轻蔑的看着我说「怎么样,魔王大人,还要吗?」我茫然的点头「要,给我……」 
  「哼,还不是和你的那些战士一样,我还以为多有骨气呢,现在张大你的嘴 我的奴隶,如果让主人感到不舒服,那么有你好受的。」
 
  我听命张大了自己的嘴巴,瑞惠看到我简单的听从了命令,轻蔑的骂道「贱 货」随后将几滴蜂蜜滴在了脚上,冲着我大张的嘴伸了过来,我急忙想要双手捧 住瑞惠的美脚好好的品尝,瑞惠则眼神一凌,再我手还没有碰到她的美脚的时候 边飞快的给了我两记玉足耳光,「贱货,没有主人的允许,你敢擅自用你的狗爪 子碰触主人的玉足?把你的狗爪子背到后边,乖乖的张大嘴跪好,否则有你受的!」 我急忙将双手背再后边,张大嘴静静的等着瑞惠,瑞惠看了看脚上的蜂蜜由于两 记玉足耳光基本全部粘在了我的脸上,于是直接用玉足脚在再我脸上来回的婆娑, 将散落再我脸上的蜂蜜归拢再脚上。「伸出你的狗舌头!」瑞惠命令到我急忙努 力的将舌头伸了出去,瑞惠先是用脚底再我的舌头上来回的摩擦了几下,随后用 脚尖夹住我的舌头,连同脚尖的蜂蜜一起推进了我的嘴里,而插进我嘴里的脚尖, 顺势开始再我嘴里抽插。为了品尝更多的美味,我尽力的配合着瑞惠的抽插。看 着积极配合的我,瑞惠张狂的大笑了,「还不是乖乖的被我的脚再蹂躏吗,哼, 魔王也不过如此」随后抽出了插在我嘴里的美脚,对着我的脸颊,连续几记玉足 耳光。随着被瑞惠的虐待,我的受虐心又再一次被勾了起来,瑞惠的每一下玉足 耳光我都觉得莫名的快感。瑞惠看着我一脸的爽快,嘴角露出了笑意,停下了左 右开工的美脚,转身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瑞惠的身材不是那种青涩的苗条而 是性感的丰腴,所以猛然坐在我的脸上,我还是感觉有压力,于是背在背后的双 手边抓住自己的小腿肚,上身反弓,仰起头来支撑这瑞惠。
 
  「贱货,现在给我舔,把主人舔高潮了,有奖励!」瑞惠坐在我的脸上命令 道。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进入了奴隶的状态,听到瑞惠的命令便卖力的舔舐了起来。 可能是瑞惠觉得内裤碍事,便一把扯掉内裤,顺手扔在了我因反弓身子而高高翘 起的肉棒上边。将手中的蜂蜜壶放到了一旁,双手揪着我的乳头,而玉足也顺势 踩上了我的肉棒,将它狠狠的按在地上摩擦。
 
  突来的刺激让我猝不及防,便停下了为瑞惠的服务。瑞惠正再兴头上,见我 忽然停了下来,发狠的用力抬起脚跺在了我的肉棒之上「贱货,谁让你停下的, 给老娘继续,否则废了你的狗鸡巴!!」我吃痛,急忙继续开始卖力的舔舐,瑞 惠看我有开始了服务,边放缓了踩在我肉棒上的力度,开始很有技巧的摩擦。我 呼吸渐渐的变重,瑞惠听到后知道我快到了。将我肉棒踩在地上缓缓的用力。而 捏着我乳头的双手也渐渐的用力。
 
  别虐的快感瞬间袭来,我身体开始轻微的痉挛,而瑞惠则抓住机会双手猛地 拉扯了我的乳头后弹回去,脚下则快速的摩擦了几下,我不由的精关打开,精液 喷射而出,连续好几股浓烈的白浊射在了地板之上。而那些射出去的精液颜色渐 渐的变淡,里边的精华化作气体飞进了瑞惠的身体,而地上只剩下了一些透明的 液体。瑞惠吸收了我射出的精华,很是满足,舔舐着嘴角,在我卖力的服务中也 达到了高潮。蜜穴中流出了甜美的蜜汁,由于被瑞惠死死的坐在脸上,为了不窒 息,我只能卖力的吞咽这瑞惠的蜜汁,最后大半的蜜汁都被我吞到了肚子里边。 
  瑞惠在我脸上沉浸了一会,缓缓的起身,对着我问道「魔王大人怎么样啊。 舒服吗?只要你自己做到那架木马上,就能得到奖赏哦。到时候就会爽到上天哦」 瑞惠开始诱惑我坐上那架奇特的木马。
 
  我虽然爽到不要不要的,但是还是记得和瑞惠的赌约,自然不会坐上那架木 马,即使我不坐上去,瑞惠也会继续调教我,让我屈服从而坐到那架木马上边, 来回都有的爽,我又何必自己坐上去呢?于是我沉默不答。
 
  看到我无动于衷,瑞惠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是 想喝吗?老娘让你喝个够,说着抓起旁边装蜂蜜的壶,将壶里的蜂蜜全部倒在了 地上,恰巧倒在了我刚才精液射到的地方,不过此时那里只留下一些透明的液体。 瑞惠可能觉得还不解恨,分开自己的双腿,一股浊流由蜜穴流淌而出,瑞惠的圣 水也淋在了蜂蜜上边。
 
  「舔!」瑞惠冷冷的命令道。我刚刚射过一次,再加之混合了圣水的蜂蜜感 觉很是诡异,所以我有些抗拒。瑞惠见我无动于衷,冷笑一声「嫌脏吗?那么这 样呢?」说着将美脚踩进了蜂蜜圣水里边,开始用美脚搅拌,我看着瑞惠诱人的 美脚或者金黄色的蜂蜜圣水再脚上勾出了美丽的画面,不由的咽了口口水,刚射 过没多久的肉棒也微微的开始抖动。
 
  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瑞惠看在眼里。更加的用一些撩人的姿势来玩弄金黄色的 蜂蜜圣水,我眼神渐渐开始迷离,看着地上的蜂蜜越来越觉得美味无比,最后实 在是忍不住,扑了过去。无奈脚腕被舒服,最后摔了个狗吃屎。瑞惠看见我滑稽 的样子,嘴角露出了笑意。「贱货,现在呢?要不要舔?」
 
  「要!!要,给我女王大人。让我舔!」我盯着近在咫尺触手难及的美味, 眼神迷乱的喊道「哦?是吗?那舔完后乖乖的坐到木马上可好?」瑞惠幽幽的问 道。
 
  「好、好!快给我。什么都好!」我胡乱的喊道。瑞惠露出了笑意。将沾着 蜂蜜圣水的脚伸到了我的嘴边。我看是贪婪的吮吸着让我神魂颠倒的美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