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TS肉玩具】(01)【作者:李思婕】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深夜,一间成人用品店的老板正关店锁门的时候,看到一男一女向他走来,那男人一边打手势让他等等,一边对他说:「老板,再做个关门生意吧?」
  老板看了看他们,男的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中年人,而那个女的看起来年龄不大,不过长的却是精致水嫩,虽然是一张娃娃脸,可是身材火爆异常,至少D杯的巨乳,配上蜂腰长腿,简直是极品。

  干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老板这样想着,便不自觉的多看了她几眼,却发现女孩也在盯着他,于是他掩饰着咳嗽了几下,转头对中年男人说:「老兄,打烊了,明天赶早。」

  中年男子听了,便对旁边的女孩说:「鸡巴侄女,别人要关店了,没办法给你买玩具了,怎么办?」

  老板还没从「鸡巴侄女」这个称呼中回过神来,就看见女孩掀起自己的裙子,露出没穿内裤的光洁下体。

  看着原本应该是肉洞的地方,长着一根小男孩尺寸的鸡巴,老板长大了嘴,一脸震惊,完全没想到刚才的意淫对象,竟然是个人妖。

  这个人妖鸡巴女就是我,我叫李思婕,当然这是现在的名字,今年19岁,看着老板惊讶的表情,我不由得回想起自己成为鸡巴女的经历。

  我原名李杰,称呼我为「鸡巴侄女」的中年男人是我叔叔,我变成现在这样,可以说是他一手调教的。

  我父母是做科研的,在我9岁那年,他们受邀到国外某机构参加一个项目的研发,据说那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项目,可能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

  当时我年龄还小,不知道具体怎样,只知道他们找到叔叔,托他照顾我。临走时他们告诉我,让我在国内读完高中,条件允许的话,就接我去国外读大学。
  之后,叔叔就搬来我家和我同住。

  刚开始我很舍不得父母,每天都盼着他们回来。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渐渐习惯了和叔叔在一起的生活。

  这一切的转折点,是在我16岁生日那天。

  我记得叔叔做了很多菜,吃饭的时候又让我喝了一杯酒,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喝了没多久就感到头晕难受,叔叔见我喝醉,便扶我到沙发上躺下。

  就在我无比难受的时候,感到叔叔将我横抱了起来,接着听到水声,然后在温暖水流的冲洗中失去意识。

  当我醒来时已经临近第二天中午,头依然很晕很沉,不过下体随即传来的不适和痛感让我逐渐清醒过来。

  我首先感到有什么东西从菊穴处插入我的身体,掀开被子却看到自己穿着丝袜和女式内衣,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叔叔听到声音,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看我一脸惊恐,便走到床边坐下,一边伸手抚摸我的丝袜腿,一边问:「小杰,这是叔叔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记得当时我又惊又怕,躲闪着他的手,身体不停往后缩,但下体传来的痛感让我很难做出什么动作。

  「小杰,我原本是想在昨晚就把你给干了,」叔叔不顾我的挣扎将我放倒,抓住我的双脚放在鼻下深吸了口气说,「但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你猜是为什么?」
  我惊恐的看着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叔叔拉下裤链掏出鸡巴,在我腿间摩擦着说:「我要让你主动摇着骚臀,求我干你屁眼,那样你才能牢牢记住你的第一次,牢记你是个本性淫荡的鸡巴女!」
  我看着叔叔捧着我的丝袜脚吮吸,以及他的黑硬巨物在我腿缝中进出的画面,除了惊恐,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不过叔叔接下来的话,更加让我感到绝望:「我已经给你吃了两年多的雌激素和抗雄激素药物了。你看,你皮肤多好,多白嫩,骨架也小,一点不像男孩子,就算和真正的女人比也不差。」

  两年多?难怪我比较女性化,有着犹如笋尖的微乳,声音尖细喉结不明显,在学校里也经常被欺负,被人说是娘娘腔。

  接着叔叔只是吮吸着我的丝袜脚,也没再说什么,鸡巴继续在我腿间套弄,我则呆滞的任由他摆弄。

  过了一会儿,叔叔动作明显加快许多,突然他放下我双腿,握着鸡巴对着我的嘴说:「张嘴。」我本能的躲闪着,但换来的是一记耳光。

  我捂着脸,眼泪夺眶而出。

  「骚货,张嘴!」叔叔毫不在意我的反应,又给了我一耳光,同时伸手在我菊穴处用力按压着。

  下体的疼痛让我张嘴痛呼,但叔叔顺势将鸡巴插入我的嘴中,来回抽插了几下便将腥臭的精液射进了我的喉咙深处。在叔叔的示意下,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艰难的咽下那腥臭粘稠的精液。

  当精液一滴不剩的被我吞下去后,叔叔满意的拍了拍我的脸说:「这才是淫荡的乖侄女。」接着起身走出房间。

  我缩在角落里,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想着叔叔对我的侮辱,以及依旧插在我体内的物体和那些让人无法承受的可怕事实,我终于哭了出来。

  叔叔再一次回到我的房间时,我仍在抽泣,于是他靠着我坐下,双手在我身体上来回游走,同时说:「你只要乖乖听话,我怎么会伤害你,先把衣服换上,我在客厅等你,赶快!」

  我看着他留给我的那件女生校服,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穿上来到了客厅。
  叔叔顺势将我揽入怀里,吸着我的耳朵对我说:「我的鸡巴侄女真可爱,你看,叔叔的鸡巴又硬了,用手帮我弄出来!」

  我虽然服用了两年多的激素药物,但打手枪这种事,对一个16岁的男生来说并不陌生,于是我跪在叔叔两腿间,一边帮他打手枪,一边听他述说着我未来的命运。

  「我帮你办了退学,先在家里呆一段时间,等你头发长一点,再以女孩子身份去上学,对了,你的新名字是李思婕。」说着叔叔挺了挺下身,用手指了指我的嘴。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忍着恶心,将他的鸡巴含进嘴里吮吸,接着叔叔发出一声愉悦的喘息,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你的所有穿着都会是女装,你要习惯女生的身份,包括女生的习惯、说话方式、动作等等,都要尽快学会。」

  叔叔顿了顿,骂道:「你的口交技术真是烂,我会给你买道具让你练习,不止是口交,打手枪、足交以及长出大奶后的乳交。另外,除了排泄的时候,我都会给你插上肛栓,要尽快适应粗大的尺寸,这样才能做一名合格的鸡巴女。」
  说完,他抽出鸡巴问我:「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我小声的回答。

  叔叔一边用脚按压着肛栓顶端,一边问:「大声点说,谁知道了,知道什么了?」

  我忍着下体的不适,内心经过一阵挣扎后回答说:「我…李思婕……会认真练习,成为一名合格的鸡巴女……」

  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我知道我将不再是李杰,而是一个名叫李思婕的淫荡鸡巴女。

  之后我在家里呆了半年,这段时间我几乎没有走出过家门,每天就是呆在家里看着叔叔给我或买或下载的大量人妖视频,以及学习女性的说话、行为、思考方式,还有就是化妆及取悦男人的技巧。

  而我的菊穴,在长期的开发中,已经可以轻松的吞入直径5厘米,长度20厘米的巨物。叔叔依然没有干我,最多就是一边草我的嘴,一边用假鸡巴抽插我的菊穴。

  不得不承认的是,每当我被两根鸡巴草到前列腺液乱喷时,那种身心的愉悦让我越发沉迷,在我心里,早已接受了自己鸡巴女的身份,并会为了追求更多的快感变得越来越淫荡。

  终于在我头发齐肩时,我已和一个真正的女孩子没什么区别了,一些不经意的小动作甚至比女生更女生,和她们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有着一根小鸡巴。

  这一天,工作回家的叔叔将我抱在怀里,掀起我的裙子,隔着丁字裤和裤袜,用鸡巴不停地挑逗着我的菊穴,双手则在我全身游走,不时用力掐着我的敏感乳头和短小鸡巴,让我不自觉的浑身颤抖。

  正当我沉溺在肉欲快感中时,叔叔对我说:「想要吗?」

  我微微点了点头。

  「那该怎么做呢?」

  我听后起身进了房间,然后拿着粗大的假鸡巴回到客厅,主动俯身给叔叔口交,同时不停的用假鸡巴摩擦我的菊穴。

  叔叔享受着我淫嘴的服务,伸手接过假鸡巴,褪下遮蔽我下体的衣物,缓慢旋转着,将假鸡巴一点一点的插入我的菊穴。

  我不禁吐出嘴里的巨物,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不过叔叔立刻将刚插入了一点的假鸡巴抽了出去,体内的空虚让我不停的向后撅着骚臀,试图寻找那能带给我充实,带给我满足与快感的物体。

  但叔叔始终不让我如愿,我不禁哀求:「叔叔,我要…干我……用大鸡巴干我……」

  叔叔听后淫笑着问:「要哪根大鸡吧?是要我的大鸡吧还是那根玩具鸡巴?」
  我大脑一片空白,对快感的索求,让我无心回答,接着,我吐出鸡巴,一把将叔叔扑倒,朝着他的鸡巴坐了下去,当他的鸡巴深深的插入我的菊穴时,我只有一个念头:终于……终于被叔叔干了……

  一想到这,我不由得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竟然直接高潮,前列腺液喷了叔叔一身。叔叔也顾不得其他,抓住我的骚臀开始了奋力的冲刺。

  我瘫软在他怀里,如烂泥一般,被他的鸡巴肆意的抽插着,淫嘴则被叔叔的舌头塞满。

  当我呜咽着吸着嘴里的舌头到达第二次高潮时,叔叔也在我体内爆发,将大量的精液射进我的菊穴里。

  不等我缓过神来,叔叔已经抽出疲软的鸡巴,塞到我的淫嘴里,我本能的吮吸着,却突然感到一根巨物再一次插入我的菊穴。原来叔叔为了不让精液流出,便将一旁的假鸡巴插到我菊穴里,并开始了大力的抽送。

  我猝不及防,连续高潮让我全身虚脱,只能苦苦哀求。

  但叔叔毫不理会,依然快速的进行着手上的动作,而另一只手则按住我的头,不停的将鸡巴往我嘴里送。

  当我痉挛似的再一次高潮后,惊恐的发现嘴里的鸡巴已然再度坚挺,不等我出言拒绝,我的菊穴就再一次被叔叔塞满。

  在叔叔第四次喷射后,我已经被一真一假两根鸡巴轮奸到高潮无数次,我那短小的阳具到最后只能做着射精的动作,却不见任何液体流出。这次激烈的交媾带来的结果是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

  之后的日子和以前没什么不一样,只是每晚都要服侍叔叔,或用嘴或用手或用菊穴,总之就是任由叔叔在我肉体上发泄。

  按叔叔的说法,我就是一个人型飞机杯,存在的意义就是帮男人解决需求,榨取精液。

  在叔叔的调教下,我也默认了自己是人型飞机杯的身份,在家里从来都是不穿内裤,除了偶尔穿着开档裤袜,其余时间裙下都是真空,为了方便叔叔随时随地进入我的菊穴。

  就这样做为人型飞机杯,如肉玩具一般的日子又过去了两年,无数次的被操、被口爆、内射,以及随时随地都可能被突然的插入,让我的身体长期处于敏感状态。

  而我的内心也早就承认了自己鸡巴女的身份,同时也开始迷恋上肉欲带来的快感,甚至会在叔叔工作时,在家对着镜子用假鸡巴操干自己。

  有时我甚至会对着镜子,审视着自己的身体,长期服用激素药物,让我的骨架偏小,但纤细修长,除了没有一对完美的胸部,蜂腰长腿是一样不少,柔顺的长发下是一张微微有着婴儿肥、稚嫩但淫荡的娃娃脸。

  不知道是药物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我的眼睛看起来很媚,叔叔也不止一次说过,看着我的眼睛就想干我,尤其是我笑的时候。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偏头笑了笑,不得不承认,那双媚眼几乎是在对人说:来干我,狠狠的干我。

  我保持着笑容,面对镜子摆了几个姿势,我感觉一切都很完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的胸部始终不能很好的发育起来。

  每次我看到自己胸前的微乳,都会想着如果我能有一对巨乳,那该多好。
  随着年龄的增大,得到一对巨乳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也对叔叔说过我的想法,终于在我18岁生日那天,叔叔让我穿好衣服陪他上街,说是带我去买生日礼物。

  上车之后,叔叔对我说:「思婕,18岁了,成年了啊,那叔叔这次准备实现你的愿望哦,给你一对淫荡的巨乳,期待吗?」

  我点点头,然后拉开叔叔的裤链,俯身含入口中,叔叔则一路享受着我淫嘴的服务,开车带我到了整容医院。

  几天后,我出院回家,再一次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胸前那一对D杯巨乳,我心中竟是极大的满足。

  那晚第一次给叔叔做了乳交,看着在我淫乳间抽插的鸡巴,感受着菊穴里粗大电动鸡巴的旋转抽插,我疯狂的喷射着前列腺液,在一次次的高潮中,任由叔叔将精液发射在我的淫乳上。

  在我有了一对巨乳之后,叔叔则逐渐将我带去他的生意场合,以侄女的身份介绍给他的各类生意伙伴。

  看着那些被我称做叔叔伯伯的人们看我的目光,以及对我的称赞,我想到的是,如果他们撕烂我的衣物,将我压在身下,想要狠狠干我时,发现我有着一根小小的鸡巴,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每次想到这里,我脸上都会不自觉的露出阵阵媚笑,而我也发现叔叔伯伯们眼中肉欲的光芒则会更加强烈。

  也许是因为我承认了自己人型飞机杯的身份,让自己早就丢弃了自尊心、羞耻心,再加上对肉欲的越发迷恋,让我越来越淫荡。

  每次陪叔叔出去几乎都不穿内裤,越来越短的裙子里常常就是一双很薄的裤袜,穿上高跟鞋,再搭配着尽可能露出我傲人D杯巨乳的V领上衣,结果就是他的生意伙伴们个个顶着帐篷吃饭,而我在他们火辣的视线中一边幻想着被他们强暴轮奸的情景,一边任由裤袜裆部被小鸡巴分泌的液体浸湿。

  叔叔似乎也不反对我的举动,反而每次在回家后都会狠狠的暴操我的菊穴,我表现的越淫荡,叔叔操的就越厉害。

  所以我变本加厉的让自己淫荡,不止是因为叔叔的狠操让我愉悦,也许我真的如叔叔所说,本性就是一个渴望被暴操的淫荡鸡巴女。

  不过我幻想自己被轮奸的想法似乎被叔叔猜到,于是在一次晚宴时,叔叔让我敬酒,我点头答应,端着酒杯刚站起来,叔叔立刻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我的裙子撕碎,让我的下体暴露在他们眼前。

  我端着酒杯,整个人僵在那里,看着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我那被咖啡色裤袜包裹的,微微勃起的小鸡巴上,一脸惊讶时,叔叔一把将我压倒在桌上,隔着裤袜就将坚挺的鸡巴插入我的菊穴。

  鸡巴带着裤袜进入我的身体,强烈的摩擦感让我不由得张嘴发出的痛呼,我略带痛楚的娇弱淫靡的呼声和叔叔猛操我菊穴的撞击声,成了房间内仅有的声音。
  叔叔一边干着我,一边喘着气说:「来,重新给各位伯伯介绍下自己。」
  在叔叔的长期调教下,我早就习惯了服从,在身后的撞击中,淫叫着说:「各位…嗯啊…各位伯伯……我…我叫李思婕……是叔叔的鸡…鸡巴侄女……啊啊……」

  叔叔继续着下体的动作问道:「还有呢?」

  「唔…还…还是叔叔的……专属…啊啊啊……专属人型飞机杯……」

  叔叔听了,在我翘臀上拍了一巴掌说:「专属吗?你不是想被这些伯伯们轮奸吗?如果想要的话,有礼貌的孩子应该怎么说?」

  「各位伯伯…啊啊…淫荡的鸡巴侄女……唔唔唔……想被你们强暴轮奸……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轮奸我……「

  叔叔转头向旁边呆坐着的一位伯伯说道:「老郑,我侄女都这样了,你不来试试?」

  被称做老李的人还没说什么,另一个男人一下站了起来说:「婊子干得多了,有鸡巴的婊子还没干过,看这样子,这鸡巴婊子就是老李养的禁脔,他都不知道干了多少次了,你们还怕啥?」

  说着就脱掉裤子,挺着鸡巴插入我的嘴里。

  我呜咽着努力吞吃着嘴里的巨物,双手反而下意识的环抱他的双腿,各种口交技巧本能的用在了嘴里的鸡巴上。

  那人没想到我如此配合,抽插几下没忍住,便将精液喷射在我嘴里,他双手死死按着我,鸡巴深深的插入我的喉咙,我仿佛在窒息中感到精液直接射进了我的胃里。

  而无法呼吸带来的身体反应,以及下体的撞击,竟让我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嘴里的鸡巴离开后,我还没缓过气来,另一根鸡巴就再次插入我的嘴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所有人都在我菊穴里、嘴里发射了至少一次,而我也高潮了无数次,喷射的前列腺液以及菊穴中的精液,在裤袜里混合顺着双腿流淌进高跟鞋里。

  我意识逐渐恍惚,所有人挺着下体围着我,将我淹没在无数坚挺鸡巴之中,是我被操晕前看到的最后情景。

  想到这里,我看着眼前满地的各种成人玩具,以及成人用品店老板下体的硕大帐篷,我的小鸡巴无法抑制的流出一股股液体,我抬头看着老板,媚眼如丝的哀求道:「求求你……操烂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