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蚀骨之夜】(3.1-3.2)【作者:哈维丹特】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3。1

  在我活过的这无趣的17年中,我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这样的画面。我一只胳膊被一位有着小巧柔嫩的身体,微微隆起的可爱胸部可以一手盈握的少女抱住,而另一只胳膊则被有着奥妙的曲线,肉欲横流的成熟的人妻抓住,不断地摇晃着,争夺着。渴望着爱的我是多么渴望这个画面。我从未想到我的幻想竟在这种极端的环境下得以实现了。

  实在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受魅魔欢迎啊……

  成熟的大姐姐坐在了属于那只现在正昏迷在餐桌前的椅子上的少女的床上,而被拷问了一个小时不得解脱的我则双目迷离的枕在艾莉柔软的大腿上。无力的双手刚刚从椅子的扶手上被解放就又被手铐拷在身后,现在,历经折磨的阴茎正在她的手中不住的跳动着。

  「好热……好有精神……」

  视野里是长裙包裹着的饱满的半球,和若隐若现的突起。随着她的握住茎杆的手渐渐用力,我无力的腰部再次无意识的开始不断的浮起想要获取抵达射精的快感。

  「呼呵呵~啊啦……自己动起来了呢。小茉莉的射精管理真是可怕呢……要是动起来不出两秒你就会射出来呢……」

  她的手精妙的随着我浮动的腰部保持着同步,绝不给我能够解脱的快感。
  「怎么样……与其跟那种稚嫩的小姑娘,成为哀家的仆从会更快乐哦……」
  我艰难的扭过头,望向双手背后,瘫在椅子上的半裸少女。禁忌的小胸脯平稳的上下浮动,发紫的嘴唇也逐渐恢复了润红。

  太好了……她没事……

  我惊讶于自己的内心冒出的想法。

  或许在主仆的契约缔结之前,某种奇妙的难以名状的关系就已经在我们之间形成了。

  津液顺着她的优美的脖颈流过羞耻的项圈,被尿液和爱液的混合弄得一片狼藉的内裤上不断顺着大腿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毯上。

  这绝赞的盛景,这用少女的肉体谱写的凄美奏曲……

  「嘛……在担心小茉莉吗……呼呵呵……别担心,如此优秀的魅魔是不可能被简单处理掉的……只是上面想要打消她的嫌疑而已……」

  嫌疑……?什么嫌疑?

  「简单来说……呼呵呵……虽然你拼死抵抗……但我们依旧找到了死灵之书的下落……」

  死灵之书,这个名字猛然撞击着我脑海中某种已经抹除掉的重要的东西。
  「得知偷运那本书正运往王城的魔法学会后哀家的姐妹们立即将护送人截在了北部森林……」

  她轻轻抚摸着我满是汗的额头。

  「除了重伤带着你归来的小茉莉以外,所有参与了拦截死灵之书的姐妹们都被失去了联络……」

  她笑了笑。

  「一下子失去这么多珍贵的战力……第七狱已经有些愤怒了呢……理所当然的首先被怀疑的就是幸存的小茉莉了,哀家这下只能好好的问一问她了呢……」
  她将一边垂下的长发撩向耳后,握在硬如钢铁的手开始缓缓的几乎看不出在移动的向下捋去。

  「哀家尝过你的精液之后……觉得事情可能会比想象的还要复杂呢……」
  「啊啊啊……啊啊啊……」

  「啊……这呻吟声应该是『好舒服哟……好舒服哟……』的意思吧……跟哀家结下契约,哀家就能让你从那个小恶魔手中解放出来呢。」

  「不……啊啊……噢噢噢……不要……」

  我竟然本能的拒绝了,我究竟是怎么了?

  我扭过头,望着或许已经用拷问夺走了我的心的少女。

  「哀家会伤心的呢……想想看,如果哀家做你的主人,你就再也不需要忍耐了哟……」

  她的手捋到了阴茎根,停了下来。

  「噢噢噢!噢噢噢……」

  已经数不清在这一个小时内多少次被逼至射精边缘的龟头绝望的一下一下的胀起。

  「不过如果像这样被寸止是你的爱好的话……哀家也可以做到让你的可爱的蛋蛋被分泌的精液撑的轻轻一碰就会溢出来……」

  现在就算是猛地放开紧紧攥住阴茎根的手,都会毫无疑问的让我的白浊液溢出来。几秒后,无比缓慢的,就像是放置了一件易碎的工艺品那样,静静的松开了手。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呼呵呵呵……怎么样?还不肯答应哀家吗……哀家和那个小恶魔动不动就下狠手不一样……会好好的爱你……」

  她轻轻的抚摸着小腹上的射精禁止符文,故作怜悯道。

  「还是说……不用射精禁止符文的话你就不肯跟哀家呢……嗯?」

  看见我的嘴唇终于开始颤抖的缓缓张开,她满意的贴向我,等待着那个想要的答案。

  「……我……我……拒绝……」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这几个字。

  「呼呵呵……你太棒了……」

  她莞尔一笑,不急不躁的把我从大腿上放回床。解开了那裹身长裙的寥寥几枚精致的纽扣,遮挡着只是看一眼就会欲火焚身的肉体的最后防线如丝滑般蜕到了小臂。毫无预兆的,扑在了我已经快被射精感压垮的肉体上。

  「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

  与那只魅魔少女的身体带来的清爽的的点与线的刺激不同,胸膛的每一寸肌肤都被温热又柔软的面肆意接触着。如同肉体与肉欲的温床一般,一旦陷入就会不可阻挡的堕入深渊的欲望陷阱。

  阴茎挺立在她的阴唇边上,甚至可以感受得到热气。

  「这种感觉是那个小丫头给不了你的……呼呵呵……」

  她依旧微笑着温暖着我不断颤抖的身体,勾走灵魂的双目强迫着我直视她的双眼。

  再一次,她像是要把我整个吸进体内的那样,揉碎在她的怀里那样,尽力包裹着我。

  「哈啊啊啊啊……啊……咳……啊……」

  除了能让我解脱的阴茎,全身每一处都被剧烈的爱抚刺激着,每一寸裸露的肌肤都被亲密的摩擦着。我的肉体就像是一根完整的阴茎一样被她成熟的肉体紧紧包裹了。

  「要射了……我……要射了……」

  「竟然能够在完全不触碰阴茎的情况下射精……你果然是完美的性奴……」
  「但是不行哦……你必须得答应我。」

  那条一直摇晃在身后的尾巴缠上了阴茎根,死死的一束,彻底勒死了输精管。
  「噢噢噢咿咿!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全身都被致密的满足着,不留任何的余地的满足着,只有那根被勒死根部的不忍入目的阴茎在独自痛苦的被冷落。这种极端的冷暖差距仿佛要撕碎我的那样,轰鸣的满足感直达大脑,与炸裂般的射精感如同强对流一般激烈的对冲。我摇摇欲坠的意识逐渐消失在如此狂野的风暴中。

  如果再不答应成为她的仆从,我的身体就要完全的融化了。

  「住手……他是……他是我的……」

  暗红色的尖锥随着这声熟悉的声音射向艾莉。

  3。2

  我身上的奥妙肉体并没有打算躲避,仅凭周身的紫色护盾状的薄膜轻松化解了危机。

  「小茉莉别着急嘛,你可以再睡一会,明明我过会就会叫你的呢……」
  被手铐铐住手脚的茉莉挣扎着从椅子上摔了下来,艰难的向床边蠕动。
  「虽然短时间自然恢复的魔法并没有什么用……不过这个恢复速度的确算是惊人呢?因为你的精液吗~」

  从晕厥中刚刚恢复的少女意识依然十分的微弱,像是无意识般的,向床边蠕动。

  艾莉说着,黏在温暖的媚肉从我的身上离开,迎向在地上一点一点蠕动的茉莉,害怕细小的压力变化会导致我的射精,依旧不肯放开。

  瞬间从温暖的天堂堕入冻结的冰川一般,肉体疯狂的渴望着,每一寸中了名为温暖的剧毒的皮肤都抽搐着谋求着爱抚。

  「呼呵呵~抱歉抱歉……等会哀家再来照顾你……」

  「看你干的好事小茉莉……让我可怜的小奴隶冷成这样……」

  「……哈维……是我的……」

  她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到。

  「是吗……」

  艾莉轻轻抬起手,从残存在身上的长裙之中钻出几条粘滑的触手缠上少女的身体,顺着她纤细的腰向上攀爬,留下一道道水渍。灵活的触手迅速控制了少女身体的所有关节,缠在双肩的触手令她强行保持着站立。抓住纤细的大臂的触手用力向后拉扯,脖颈下后方的较粗的一根触手向前用力一顶作为配合,强迫着无力的少女挺起莹润娇柔的胸脯,就像是主动将工艺品一般的双乳献给艾莉那样。她伸手轻轻的来回抚摸着这具不断的挣扎蠕动的娇小身体,沾着少女嘴角的津液的食指在小腹上画了一个「X」作为标记。随后,就像是要让茉莉好好看清楚的那样缓缓握拳。

  「3~」

  「2~」

  少女的整个身体被几条缠在关节上的触手灵活的配合下掰成了一个圆弧。小巧的触手抵住下巴向上用力,头部被强迫仰到最大角度,身后的那条负责按压背部的较粗的触手从上背游走到腰部,再次用力向前挺。令少女无可奈何地将自己柔软的小腹展示给艾莉。

  「1~」

  她愉悦的倒计时着,随即如同预告般的那样,刚刚画「X」的位置的小腹收到艾莉猛烈的拳击。

  「咕哈!」

  少女猛地一抖,发出了证明那一拳的力度的惨叫。除了令她保持站立的触手之外,其他的触手全部暂时的放开了她,允许她表达自己的痛苦。她立即失去了刚刚挣扎的活力,捂着腹部慢慢的痛苦的弯下了腰,随着身体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抽搐她不断的踢腿,两只玉足不断反复弓起再绷紧。

  「阿拉阿拉……看起来好痛苦呢……所以说乖乖装睡就好了嘛……」

  艾莉捂嘴笑道。触手再次一拥而上,按住关节将她因痛苦而蜷曲的身体再次被强行打开,可爱的小腹再次被展示了出来。

  少女在触手巧妙地用力下强迫望着天花板,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再一次,沾着少女的津液的食指在刚刚被拳击的位置画上了X。

  「3……」

  「2……」

  「咕哈!咳咳……咳……」

  不给任何机会的,残忍又结结实实的命中。

  再一次,艾莉仿佛是故意要欣赏少女痛苦挣扎的那样松开了触手,于是被烤熟的虾一样蜷曲的少女没有了其他多余的动作,只是捂着小腹不断的抽搐着……
  「时刻准备好,我可没说一定会数到1哟,我可爱的小茉莉……」

  「咳咳……咕……咳咳……」

  不知道是不敢再挣扎还是无力在挣扎,她任凭触手的摆布,扯成各种各样羞耻的姿势。当再次少女被触手拉扯着,强迫的展示出小腹的时候,她已经几乎失去了意识。

  艾莉的食指依旧将标记画在了同样的位置,随着食指的移动,知道自己接下来命运的少女的小腹不断地绝望的颤抖着。

  「等等……别……别再打了……不要再打了……我会乖乖的当你的仆从……别再打她了……」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向艾莉求道。

  少女依旧在触手的摆弄之下只能将头仰到极限,看着天花板。

  「呼呵呵~ 这才听话嘛……既然哀家的仆从都这么说了……就让你好好休息吧……」

  她随手从群中取出两只用小巧的锁链连接的金属夹,将一只捏开。就像是掉线木偶那样,触手操控着少女完全无力的任人摆布的身体。在触手的操控下,好像是少女乖巧的挺起自己的右乳,再将乳首送入冰冷的金属之间那样。

  她满意的一笑,见乳首已经乖乖地送进来后,捏着金属夹猛地松手。

  「啊!啊……」

  少女嘴中流出甜美的呻吟。

  「呼呵呵~还有一只呢,乖~」

  木偶一般的少女的身体再次好似心甘情愿一般的挺起胸脯,屈辱的将自己的左乳首送入金属的刑具中。

  「噢噢噢……」

  半裸的少女的上半身重新被金属的刑具所点缀,白皙的肌肤的鸟肌与冰冷金属的光泽交相呼应下抒发着淫靡的凄美。触手几下就将内裤褪下将最娇嫩的阴户暴露在空气中。如果说金属的乳夹与铁链做的上身内衣只是开胃甜点,那被触手褪在脚踝的蕾丝内裤与单腿满是不明液体光泽的黑色丝袜就最可口的正菜。
  触手吊起本来就被手铐拷死的双臂,缓缓地旋转起来,供艾莉充分地欣赏着。
  「呼呵呵呵……太美了。」

  触手停下旋转,再次将淫肉奉献给艾莉,她优雅的伸出一只手拈起手指捏住锁链,另一只手轻轻伸向少女最禁忌的闺房,中指不偏不倚的点在阴蒂上。
  「乖,睡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咿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

  昏暗的房间中立即被魔法的电弧乍起的火光与少女快感与痛苦交融的惨叫充斥。电流无情的钻入两只被夹的变形的嫩红乳首,直冲下体,汇聚在女人最为敏感的阴蒂爆发而出。

  她依旧淡淡的笑着,观赏着少女吊起在空中疯狂蠕动、抽搐的身体。残忍的电击大约持续了十几秒,艾莉才心满意足的将双手从冒着青烟的身体上缓缓离开。
  至此,少女除了反射式的抽动以外,已经完全的停止了所有动作,像被玩坏的洋娃娃一样悠悠地悬挂在空中。

  「看得还舒服吗?」

  她再次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面对着我,随着缠绕着少女淫靡肉体的触手全部撤回,冒着青烟的娇小身躯立即崩溃般的瘫倒在地板上。

  「那么接下来……呼呵呵~只剩下你和哀家了呢……」

  她再次爬上我的身体,就在令人绝望的温暖的媚肉即将再次将我完全捕获的瞬间。

  「啪。」

  响指声从地板上传来。

  我精神无法承受的,毁灭般的快感以一点之势注入已经不知道被来来回回的精液折磨了多少次的阴茎应声爆发的瞬间,精液炸裂般的喷涌。

  至此,我的身体的感官彻底失去了控制,意识的开关也被这啪的一声完全关闭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