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讨厌老头之调教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看了看,不出所料的是岳母打来的然后就接通了:「妈……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啊,出什么事了吗?」对面颤颤巍巍又似哭泣的说「志浩……『你爸他们』出事了……我们都在市医院……我实在照顾不过来!你……快过来一趟吧!」我心想不能啊!父亲和小秋被卡阴,被医院的急救人员抬走。

  这又不是什么大病还能死人不成?难不成是父亲被小秋吸的『精尽人亡』了?

  我想了一下回答道「妈您别急,现在是上班期间我去请个假,一会就到,有什么事我们见面再说。」我走出办公室去拿莫芬给我打印的离婚协议,其实内容很简单就是孩子的抚养权归我,房子呢!是爸的我们也没什么好分的,结婚几年的存款也就20万块,就是一人一半。

  我问莫芬「我要的文件打印好了没,」

  莫芬一看是我,把桌上面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我,然后说:「你和小秋妹子日子过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就要离婚了?平时看你们恩爱的样子好不让人羡慕!

  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吗,你们结婚不久,千万不要冲动,万一是什么误会呢!」我把文件看了一眼说「有的事情你不明白,我有事情先走了。」来到王董的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听见里面说「请进」我推门走进去,王董一看是我「找我有事?」我:「家里奇面出了点情况,现在必须回去一下,请示一下您」王董不满的说「不会又你老婆小秋有生病了吧!让我这人事科大主管又奋不顾身的往家跑,你还是心疼老婆啊!」我说「王董这次真的不一样,是我岳母打来的好像很急的样子」王董看我很认真的样子「哦~那就赶紧去吧!奖金不扣」我心想毕竟是和有过***的人啊!王董收起以往的『铁面无私』不知不觉开始照顾我,可能小秋对『父亲』也有这种感觉吧!「谢了王董我先走了」。

  从公司出来开车到市医院,停好车刚走进大厅,没见着岳母,又不知道他们在几楼,所以就打了电话给岳母,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是无人接听。

  然后我就去了收费前台询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收治过两名病人,男的叫陈东来,女的叫夏立秋。」前台的护士用电脑帮我查看了一下回答道「在五楼外科,没有住院记录,你先上去找找吧!」我说「好……那谢谢了」

  乘坐电梯来到五楼,看见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医生,我就问「你好,请问今天你收治的病人,一个叫陈东来,一个叫夏立秋,他们在哪?我是他们的家属」医生一脸嘲笑的看着我说「他们俩刚刚打了肌肉松弛药剂,一会就会好了,他们在换药室,你自己去吧!」来到换药室推开门,小秋还是「观音坐莲」

  的姿势坐在父亲的跨上,低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

  上身披着岳母的外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雪白的乳房若隐若现,尤其下体和父亲连结的地方更是如此,两个人互相交错的阴毛更是淫靡。

  说是春光乍现!一点不为过。

  气的我血往脑门直冲,猛的冲了过去,飞起一脚踹在小秋的肚子上,只听见「啊……」由於小秋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小秋和父亲的连接处居然瞬间分开了。

  小秋赤裸着下半身,能看见他们公媳所谓的「小黑妹」变的红肿不堪,胯部还不由自主的抖动着。

  父亲光着身子坐了起来,胆怯的说:「志浩!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别打小夏了,要打就打我,我没话说,」我听到父亲的解释火气更大,上去一把抓住『父亲』的头发往地上猛的一拖,他身体随着我的手翻身摔倒在地上,接着我一只脚猛地踢向他的胯间,只听「哎呦!疼死我了~哎呦啊……」然后用双手捂着他的『宝贝』在地上翻滚,我一边骂着「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的东西」一边在他身上一顿乱踹。

  小秋翻身跪在我面前,抓着我一只腿哭泣着说:「志浩……原谅我一次,就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快去找找我爸妈,他们好像出事了」我心说还有以后?把手里的文件袋扔在小秋的面前「你看一下,没有意见的话!我们就去民政处。」小秋并没有看,而是急切的说「好……好都听你的,你快去找找我爸妈,我这样不好出去!」我叹了口气回答道「好吧!」

  因为电话打不通,所以我在医院每个楼层转了一圈。

  终於在ICU病房的门外找到了岳母,岳母坐在走廊里的座椅上,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发出「呜呜……」的声音,我坐在她身边说:「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岳母听到我的声音抬起来头看着我说;「你爸他……跳楼自尽,刚刚抢救无效离去了……」我赶紧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岳母哭泣着道:「你岳父就好个面子,甚至把脸面看的比命还重,而现在他积累了大半生的颜面,就这样被他们羞辱的『消失殆尽』,那时我们把那对畜生送来医院,正好碰到医院院长,你岳父和他平时还有交集,他们虽然嘴上给予安慰和照顾,心里面指不定怎么嘲讽你岳父:这就是你生的好女儿,这就是你教育的好女儿,这就是你时常挂在嘴边并为之骄傲的好女儿…你岳父越发觉得无脸见人,临走的时候铁青着脸只说声去抽颗烟,然后事情就发生了」我知道一个男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尊心也越发的强烈,岳父做梦都想不到自己能摊上这种耻辱的事情,也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我现在终於明白了电话里岳母所说的『你爸他们』指的是什么,我没想到父亲和小秋的龌龊之事,能间接的害死了岳父,安慰了岳母后,我离开医院给他们公媳买了两身衣服,回来和岳母说「我要和小秋离婚了,妈希望你能理解我!」岳母默然的说「我和那个畜生再也不是母女关系了,所以她的事情我不管」看到我不解的样子,岳母顿了顿接着说「曾经有个教授给学生出了一个题目:

  父母、丈夫、孩子、亲人、朋友,谁是你最难割舍的人?一个女生最终划去了其他人而选择了她的丈夫,教授问道:和你最亲的人应该是你的父母和你的孩子,因为父母是养育你的儿呢,孩子是你亲生的,而丈夫可以重新再寻找的,为什么反而倒是你最难割舍的人呢?女生平静而又缓慢的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父母会先我而去,孩子长大成人后,也会离我而去,真正陪伴我度过一生的只有我的丈夫。而我和小秋之间就隔了一条我丈夫的命,因此我今生都不会再原谅她了。」父亲穿上衣服后就不知所踪,逃之夭夭。

  小秋穿好衣服找到岳母问岳父的情况,岳母则打了小秋两巴掌然后说「我以后没你这个女儿,我们之间已经恩断义绝,以后你也别回家了,你爸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你回到那个家。」小秋顿时人整个就傻了!她习惯性的往我这边靠拢,而我则选择了躲开,小秋顿时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

  (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

  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看桃花开出怎样的结果。

  看着你抱着我目光似月色寂寞,就让你在别人怀里快乐。)因为小秋同意了我的离婚要求,我开车载着小秋去民政局,接连的打击使小秋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聪明俏皮可爱,眼睛里空洞洞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是个人都受不了。

  我和小秋离完婚,小宝暂时由岳母带一下,我顺利的搬完家,小秋的东西一件没拿,甚至连我们的结婚照也摔碎在地上,表示我绝不回头的决心。

  一晃过去了十天了,我自己的生活也步入了正轨,在办公室闲的无聊,就打开了『家』里面的监控。

  发现家里面一个人没有,『家』里面又脏又乱,好像遭贼了一样。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看到以前的家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越发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我把监控的时间一点点的往回调,直到看到『父亲』被警察拷走。

  一下我变的不冷静了,我一下把监控调到我离开以后的时间段!『他们夫妻』到底干了什么?能让警察把『父亲』带走。

  我离开后他们公媳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什么都没发生,等到了第三天的时候,『父亲』可能以为没有了我,小秋又没有地方可去,认为小秋会变成他自己的老婆,安心和他过日子。

  所以开始有意无意的试探小秋「小夏……你已经和志浩离婚了,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该找个时间去登个记啊!」可每次小秋都是言辞拒绝,『父亲』则灰溜溜的走开了。

  等到四天的早上『父亲』看到小秋拉着一个很大的行李箱,身上还有几个包裹,一看就知道小秋这是要离开个『家』了,『父亲』赶紧的堵上门双手张开拦住小秋问道「小夏……你这是干什么啊!我都没有了儿子了,你就这么狠心也要离我而去吗?老话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我们俩同床共枕一年半,这不是实打实的夫妻吗,还有哪次你不是在床上口口声声的喊我老公说爱我这都是假的吗?」小秋一脸嘲讽的看着『父亲』说完答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儿子志浩策划好的,你只不过是志浩一颗棋子。我和志浩的夫妻生活变得枯燥乏味,志浩才想出这么一个变态游戏,只不过我越陷越深难以自拔,志浩比我醒的早,所以我不怨他。上次志浩不是和你谈过吗?让我们断了那场游戏,后来违背诺言的是我和你,我真是『色欲迷心』,不然也不会害死我爸,志浩也不会和我离婚,我妈也不会不认我这个女儿,」父亲看着小秋说完继续劝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忘掉它,我们俩个在一起会更加的幸福,你不是也说过吗?在床上同样的姿势和我最舒服。」小秋嘲笑着说:「要说最舒服还是和志浩刚刚结婚时候,和你还是算了吧!

  舒服也是我和志浩激情变少了以后相比之下说的,咱们除了在床上能相容以外,我和你真的没有共同语言,而且我们也有年龄上文化上爱好的代沟,比如那天我们去看电影你是从头睡到尾,我不想以后的伴侣没有精神上面的交流,就算我贱再找个老头,也要找个有钱的能包养我的。你也不照照镜子,哪一点你能配的上我?要不是志浩是你儿子,别说碰我,你能和我说上话?怕是你自己也会感到自卑吧!」『父亲』听了以后情绪激动的一边夺小秋身上的包包,一边说「我不相信你对我一点感情没有!我艹了你那么多次,也应该艹出点感情来吧!我不相信,你不许走」说着把小秋的行礼往自己屋里面拿。

  小秋看着自己的行礼一件件被『抢走』,平复了一下心情说「老陈,我们好好谈谈,有这么一句话我觉得用在我身上很贴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志浩是妻你是妾,我每次隐瞒志浩和你上床都是为了寻求刺激,每一次的淫声秽语我都是在深挖自己放荡的一面,现在仔细想来都是为了寻求更高的刺激。可是我们都错了,那是一个禁忌游戏,我们不该沾染。我们彼此毁掉各自的『家』所以我们应该放手。」『父亲』听完恼羞成怒的冲向小秋,一把抱住小秋,让小秋的两只胳膊没法动弹,然后一只手解下自己的皮带,一只手抓起小秋两只弱弱的手腕,转到小秋背后用手里的皮带牢牢的捆上小秋双手。

  小秋一边拚命的挣扎一边劝说「老陈你这样是犯法的知道吗,我要告你*奸,不,放开我,我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不好?」父亲捆好小秋说道「我第一次*奸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是犯法啊?还和我同床共枕一年,你怎么不告发我啊?你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好。我现在就把你调教成我的母狗」看到这里我非常生气,小秋毕竟是我爱了多年的女人,我恨不得现在就去救小秋,可这是六天前的录影,我只能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看。

  『父亲』俯身把小秋扛上肩膀还用力的打了小秋的屁股。

  而小秋在『父亲』的肩膀上拚命的挣扎。

  『父亲』扛着小秋走进自己的卧室,把小秋往床上用力的一扔,然后跪在床边在床下拿出一个枕头大小的木盒,从里面拿出一把皮鞭往床上一扔了,然后扑向床上的小秋,去撕小秋的衣服,小秋很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雪白的身体躺在小秋自己铺的花格子床单上瑟瑟发抖,她显然被『父亲』的举动吓到了,父亲满意的看着床上雪白而又年轻的肉体,拿起床上的皮鞭狠狠的朝小秋的身体打去,只听「啪……啊」小秋的身体上多了一道伤痕,小秋怒视看着『父亲』骂到「你着没人性的老畜生,你不得好死」『父亲』一听,手上的鞭子又冲着小秋挥去,这次好像劲更大,只听「啪……啊」声不绝,小秋刚要骂『父亲的鞭子就如雨点一样瓢泼而淋』,『父亲』一边打一边说:「我早就想像现在这样调教你了,以前碍於志浩我不敢,现在好了,哈哈哈……」监控里再也没有传来小秋的骂声,只有「啊……停……啊」这种声音持续了五六分钟,小秋满身通红的躺在床上像是奄奄一息,而『父亲』用手擦了下脑门上的汗说「怎么不骂了?我把你伺候好了?也该你来伺候我了,以后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着把鞭子顺手一扔,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然后光着身子挺着他的大阴茎爬上床,把小秋的手解开,让小秋侧卧在床上,他也侧卧在小秋的对面。

  小秋浑身颤抖着眼里还流着眼泪,表情委屈更是害怕。

  『父亲』抓着小秋手放在自己的阴茎上,用手让小秋抓牢自己的阴茎,身体还前后的小幅度运动着,接着头凑近小秋的嘴巴就吻了过去。

  小秋一边哭泣一边承受着『父亲』的热吻,而小秋的嘴巴一直没有打开。

  我从录影里看两个人侧躺在花格子床单的床上,看着就像年画里面的『双鱼』而他们是一条『红鱼』一条『白鱼』。

  由於小秋为了防止『父亲』的入侵,小嘴一直死死的咬住了牙,而『父亲』并不满足一直试图着攻破小秋的防线。

  嘴就像小孩子吸奶一样上下咗着小秋的上下嘴唇,一听『呕……』小秋居然吐了而且还吐了『父亲』一嘴,『父亲』慌忙从床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冲向卫生间,听到卫生间传来一阵阵乾呕的声音,一会又是漱口的声音,等『父亲』怒气匆匆的从卫生间出来,从地上捡起自己那条内裤(大裤衩)揉成团,爬上床就往小秋里面塞。

  嘴里还骂着「你这个小骚货,以前和我亲过多少次了也没见你反感过,今天你诚心和我过不去是吧!不是喜欢吐吗?你现在给我吐一个看看」。

  看到了这里我想到一句话,『一个女人在动情的时候,不会排斥一个不讨厌的男人亲吻』显然小秋现在并没有动情,而且更是厌恶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凌辱了自己的老头,而现是*奸被迫的接受老头的『口气口水』所以才吐了。

  『父亲』塞好内裤就把小秋的两条腿摆成M行然后鲁了鲁自己半软不硬的阴茎(真的写不下去了汗!~)我开始快进录影,当到我离开的第8天的时候,父亲在厨房做饭,而小秋在父亲房间一阵翻找,终於皇天不负有心人的,在父亲的找到了父亲以前不用的老年手机,可能手机还有一点电,小秋用手按了几下,紧张的把手机放到耳边,一脸警惕的盯着房门,怕父亲突然冲进了又开始打她,因为她这几天每次试图逃跑都免不了父亲一顿毒打。

  大概过了10分钟,一阵敲门声,说是查水表的(哈哈)父亲毫无戒心的打开了房门,就冲进来了几名警察,把父亲牢牢的控制住,警察把小秋从父亲的房间解救了出来。

  随后小秋和『父亲』都被警察带走了,留下一个乱糟糟的「家」。

  字数:568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