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债终须还
白素曾被公认为是生物系的才女,兼校花,一米七二的身材,翘翘的屁股, 挺立的双峰,无一不透着诱人的味道,堪称世间尤物。
 
  再加上婉约内涵的性格,脸上总是带着浅浅的迷人的微笑,她给人的感觉是 花中仙子却又让人不舍亵渎,不知不觉她成了大家公认的校花。
 
  以前的校花难免遭到男性的喜欢女性的嫉妒,可偏偏白素性格随和不争任何 事情,那些本来对她抱有敌意的女性大部分都慢慢的变成了好朋友,比如说她的 一位舍友——闫魅。
 
  人称第一魅狐,是一位绝色的性感妖物,总是一身火爆的着装,低领紧身胸 衣总是喜欢把洁白的乳房漏出来一大片,深深的乳沟总是让擦肩而过的男性深深 地咽下一口唾液。
 
  纤细的腰部没有任何余肉,最要命的是闫魅总是喜欢穿漏脐装,将性感诱人 的小腹彻底暴露出来,男人见了都会意淫半天,谁不想搂着这样的美女逛街,甚 至按倒在床上。
 
  火辣的超短裤将雪白的大腿大胆的漏在外面,纤细动人,忍不住想捏一把。 
  本来她高傲得认为自己是最漂亮的校花的名分非自己莫属,男人们如同苍蝇 般前仆后继的追捧让她更加心高气傲看不起任何人。
 
  于是她有了一个低级的趣味就是戏耍男人,从中获得满足感。
 
  比如上一次一个自以为是的公子哥,王峰追求她,结果她戏耍人家,说只要 是他能在下自习的时候围绕校园裸奔一圈,就陪他一晚上。
 
  王峰听了以后就跟打了鸡血似得,居然真的脑门发热,下自习的时候围绕着 学校裸奔,此事被同学拍成视频传到网上惹出一段极大的风波。
 
  闫魅知道后居然笑开了花,那王峰也是极品居然裸奔后直接裸体跑到女生宿 舍楼下大喊闫魅的名字。
 
  闫魅带着浅浅的微笑下楼,摸了摸王峰的脸颊:「辛苦了!」其实她心理憋 着狂笑她觉得太好玩了,想想自己曾经戏弄一个男人在学校人流高峰期裸奔那种 成就感无可言表。
 
  此时楼下已经是人山人海,王峰好像十分兴奋粗壮的阳具充血高昂的挺立着, 他丝毫不在意身边那么多人,只要能得到闫魅他觉得什么都值了。
 
  王峰眼睛放光得看着闫魅:「魅,我做到了,我们走吧!」说着王峰就急不 可耐得牵闫魅的手。
 
  闫魅厌恶得甩开他的手,装的一脸高洁:「干什么!别动手动脚。」
 
  王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一股不好的预感由心而生:「你什么意 思?你不是说我只要下自习时候裸奔,今晚上就陪我么?」
 
  闫魅再也忍不住捧腹哈哈大笑,笑的无力了用手指着他:「白痴……哈哈笑 死我了,我是答应了,我答应陪你一晚上聊天。哈哈……」
 
  周围的人也哈哈大笑。
 
  王峰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泼到脚,从小到大他就是贵公子一个,一直思想单 纯的在父母的羽翼下成长,他没骗过人也没经历过谎言,身边的朋友都把他当成 冤大头吃饭请客他掏钱,借他钱从不还,可怜只有他自己不知道罢了,还以为自 己好多朋友。
 
  此刻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彻底颠覆,环顾周围大家哄堂大笑,包括好多他以 前的「朋友」也用白痴一样的眼光看着他,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他说话。 
  王峰紧紧地闭上眼一滴眼泪慢慢的流出,那高昂的阳具彻底萎蔫了。
 
  白素这时候从楼上跑下来,拿着一件女式的大衣给他披上。
 
  白素有些不快觉得闫魅的玩笑开得过火了:「魅玩笑开得过火了,王峰你不 要生气好不好,快回宿舍吧。」
 
  闫魅不屑一顾:「洁你不要搭理这个白痴,全校的人都在戏耍他,多我一个 不多,谁不知道他是白痴哈哈!」
 
  白素脸色不悦:「够了魅,王峰是我知道的最善良的人,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还不给他道歉?」
 
  王峰擦干一滴眼泪,冷冷地看着闫魅:「谢谢你让我看清这个世界!如果我 的愚笨带来这样的玩笑,你的恶果不久以后也会来到!」
 
  虽然王峰冰冷的眼神有点可怕但是心高气傲的闫魅何时承认过自己的过错, 她转过头冷冷的说:「随时恭候!」
 
  王峰转过头看着白素这次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白素是公认最美的女孩,此刻他 的心里对于白素的感激无可替代,白素就是他心中的天使,是这个冰冷的世界中 唯一肯帮助他,看得起他的人,此刻白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急速的攀升,哪怕是 为她付出生命他也愿意。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想了半天挤出两个字:「谢谢!」
 
  然后头也不回得离开了。
 
  此事的风波闹了好一段时间最终以王峰的开除告一段落。
 
  一年多的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白素依旧过着自己的小生活,图书馆、教室、 餐厅、宿舍。
 
  魅依旧过着自己的奢靡生活,酒吧,KTV ,拉着冤大头逛品牌店,总有男人 愿意为她买单随后一脚踹开。
 
  从那以后白素好像心中对了闫魅有了排斥情绪,不爱和闫魅说话。
 
  闫魅也察觉了,其实后来她也察觉自己做的过分了。
 
  她一生没有朋友,只有白素一个可以说说话的人,其他的男人看了她就想千 方百计占便宜骗上床,女人见了她一脸的鄙视。
 
  白素对她的疏远她也很苦恼,甚至是无助。
 
  今天白素刚从图书馆回到宿舍,正好宿舍只有闫魅和白素两个人。
 
  闫魅看着白素说:「洁生日快乐!」
 
  洁一时间错愕了,她的生日很少告诉别人,而且闫魅是一个从不关心别人的 人,这句祝福让她十分感动。
 
  白素看着闫魅以前的隔阂仿佛瞬间打开了,白素会心的笑了笑。
 
  闫魅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笑:「走今天我带你出去玩!」
 
  白素一阵头大,以前每次出去玩都是闫魅带着另一个男人自己就像多余的, 可是偏偏又不好意思拒绝。
 
  闫魅也看出白素的犹豫:「放心啦,这次就咱们俩个人。」
 
  白素开心一笑:「好的!」
 
  于是两人手牵着手高兴地走出校门。
 
  有时候地球很大有时候也很小,该相遇的人偏偏寻找不到,不该相遇的人却 终是莫名出现。
 
  两个人并不知道这次的游玩会给她们带来什么。
 
  白素感觉和闫魅和好后如释重负,很开心,笑着问:「去哪里?」
 
  闫魅打趣道:「去图书馆!」
 
  以前闫魅经常拿这个打趣白素,意思说她书呆子呗。
 
  白素怎么会听不出来,不乐意了:「魅你好坏,总是骂人家书呆子,不和你 一起出去玩了!」
 
  闫魅哈哈一笑,这样子娇羞的白素是多么诱人啊,自己都被打动了。
 
  闫魅笑着说:「别整天光想着看书了,这样子哪里像个搞艺术的,真好奇你 为什么不报文学院当时,算了不说了姐姐带你去个正常人去的地方,小丫头敢不 敢去?」
 
  白素是一个天真单纯的人当时一所以喜欢美术学院是因为喜欢画画,尤其是 喜欢动漫将脑中各种奇妙的构思画出来是她一直的心愿,来了大学之后才发现自 己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或许文学院更适合自己。
 
  白素虽然知道自己心理年龄不大,可偏偏最忌讳别人说她小孩,她好崇拜那 种社会人际关系处理很好的人,她也渴望成长。
 
  白素故作镇定:「谁是小丫头,去就去。」
 
  随后心里没底,弱弱的问了一句:「去哪里?」
 
  闫魅一脸奸笑:「小孩子是不是怕了啊?」
 
  白素索性不说话,默默地跟着闫魅,打的在绝色酒吧下车,傍晚六点多黄昏 时分灯红酒绿的场所对于白素来说还真有点不适应。
 
  只好硬着头皮跟着闫魅一起进去。
 
  开始白素打死不肯去舞池跳舞,看着那里大家疯狂的摇摆她一点也不自在。 
  闫魅掩嘴轻笑:「服务员一瓶芝华士。」
 
  硬灌白素半瓶酒下肚,白素觉得脑袋晕晕的胆子也大了随着闫魅走入舞池。 
  闫魅娇艳如火,白素清新可人,两个人如两朵美丽的花儿不一会儿就吸引了 无数人的眼球。
 
  蹦了一个小时两个人浑身冒汗,也累了从舞池中下来。
 
  白素终于明白大家为什么喜欢蹦迪了,这种此地放松自己的感觉,让人沉迷 其中。
 
  两个人刚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就来了一个帅哥,帅哥绅士的问了一句:「我 能在这里坐下么?」
 
  白素无措不知怎么回答,闫魅无所谓的看了一眼,这种事情见得多了,爱理 不理。
 
  那位绅士居然直接坐下:「再加两瓶芝华士,这桌的账单我买了。」
 
  闫魅一看来了冤大头瞬间来精神了,心想想灌醉本小姐的多得是,喝死你。 
  不一会儿推杯换盏三个人两瓶酒下肚,闫魅喝的最多不一会儿就想去洗手间, 白素陪着一起过去,留下绅士一个人。
 
  等两人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又放了一瓶芝华士,而且两人的杯子也加满了。 
  闫魅豪爽的很那气候一口气喝下去,身上的娇媚更诱人,而白素则是一小口 一小口的喝小脸红扑扑的。
 
  帅哥看闫魅喝的有点多了也没劝酒:「咱们跳支舞放松一下,出点汗就解酒 了。」
 
  闫魅觉得说的有道理就随着帅哥上舞池了,留下白素一个人趴在桌上,醉眼 朦胧。
 
  帅哥身体紧贴着闫魅不时地往闫魅身上蹭,这样的情况闫魅见得多了,况且 也喝多了不是很在意,不一会儿闫魅觉得越跳越热,大脑越来越不清晰,口很干, 这不正常,自己的酒量她还是清楚的,这些虽然有点多但是还不至于醉倒,所以 也没放在心上,继续陪着帅哥跳舞。
 
  慢慢的帅哥把闫魅抱在怀里,闫魅四肢无力推也推不开,别人还以为是一对 情侣了他们。
 
  帅哥的动作越来越过分,慢慢的手在闫魅性感的后背抚摸,闫魅意识中想反 抗却一点力气没有,脑中唯一的清明告诉她她可能被下药了,就是在去洗手间那 次。
 
  闫魅这才意识到自己玩大了,后果自己不敢想象。
 
  这时候帅哥的手慢慢的攀上闫魅的后背悄悄地把胸罩解开撤掉,扔进舞池, 舞池里的人看到后欢呼大笑。
 
  紧身衣紧贴着胸部可耻的是自己的乳头坚挺着,透过薄薄的外套依稀可见, 若隐若现更加诱人。
 
  这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出现在闫魅的视野,闫魅以为终于有人肯救自己感激不 尽。
 
  帅哥看看那个那字,恭敬地喊一声:「峰哥!」
 
  男子点点头从帅哥手里接过闫魅,一双大手直接隔着衣服抚摸傲人的双峰。 
  闫魅羞愧难当!
 
  虽然自己喜欢戏弄人,但是一旦自己被戏弄又是另一番滋味。
 
  男子得意的笑着:「闫魅!好久不见!」
 
  闫魅没想到他认识自己一惊之下脑中清晰一些,抬头一看失声:「王……峰!」 
  王峰嘴角阴险一笑:「难得闫大小姐还记得我!」
 
  说着王峰手上更加用力几分揉搓的闫魅很舒服:「嗯……啊……」
 
  鼻音轻声旖旎:「不……要……嗯……」。
 
  闫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王峰抱住闫魅就亲吻起来,开始闫魅不肯张嘴,王峰咬着闫魅的耳垂:「张 嘴,否则脱光你的衣服!」
 
  闫魅脑中想起以前自己戏弄王峰那一幕,想想所有人用白痴般的眼神看自己 就害怕。
 
  软了下来,任由王峰抱着亲吻,两片带着体液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王峰吻着闫魅的香舌,同时一只大手慢慢的插入闫魅的衣服里,在里面抚摸 娇嫩的乳房。
 
  闫魅的身体一阵酥麻,早就没了力气。
 
  也失去了反抗的欲望,在春药的作用下甚至期待继续下去。
 
  王峰抱着闫魅慢慢的顺着玉颈一路吻下去,闫魅紧紧地抓着王峰的后背: 「嗯……嗯……啊……」
 
  闫魅觉得自己就像一团火被慢慢点燃……不知不觉察觉胸部有点凉,一看王 峰把她的衣服推了上去两个雪白的奶子在灯光下,变成整个舞池的亮点。 
  不自觉眼泪流下:「求你……不要……啊……」
 
  王峰慢慢的舔舐乳头,一阵阵电流般的酥麻传遍全身,闫魅不自觉轻轻呻吟: 「嗯……嗯……啊……啊……」
 
  王峰含住一颗乳头轻咬,闫魅:「啊……」一声叫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当然这不包括应经趴在桌子上已经在安眠药作用下睡着的白素。
 
  王峰的阳具早就硬的受不了了,脱了裤子一把按住闫魅的头给自己口交,闫 魅就得这很屈辱不乐意服从。
 
  王峰只要按住她的头一前一后,低头在她耳边恶狠狠得说了一句:「不听话 这里所有人男人都可以干你!」
 
  闫魅怕了,一边哭泣一边替王峰口交,王峰的阳具又粗又长哪是闫魅的小嘴 含得下的,于是每次王峰都是狠狠地插入,一下子顶到嗓子眼,闫魅一阵恶心但 是不敢发作,此时的王峰再不是以前的那个柔弱可欺之人,是他眼中来自地狱的 恶魔!
 
  王峰此刻十分陶醉,以前的那个高不可攀的女人现在变成自己胯下的奴隶, 沉浸在复仇的快感和身体的快感双重刺激之下,王峰抽查的频率越来越快! 
  只剩下闫魅无力的抵抗:「嗯……嗯……啊……啊……」连说话求饶的机会 都没有!
 
  舞池旁边的所有人都在呐喊助威甚至不少人也浴火焚身拉过来身边的伴侣, 开始做爱。
 
  这里变成一个群交的场所,而那些没有女伴的男人则掏出阳具看着闫魅自慰。 
  也不知抽查了几百下,王峰终于忍不住了,火热的精液狠狠地喷在闫魅的嗓 子里,大部分滑滑的顺着嗓子直接进了胃里,王峰这次射了十多下持续了十多秒 钟才把软下来的阳具从闫魅嘴里拿出来。
 
  然后把湿哒哒的阳具在闫魅脸上涂抹擦干净,闫魅的嘴角挂着残余的精液一 阵反胃却只是吐出了一点点精液。
 
  累的气喘吁吁。
 
  此时的闫魅看起来十分的淫荡,不少人自慰忍不住了,走了过了射在闫魅的 脸上,王峰也没阻止,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渐渐地所有的男性都过来,射在闫 魅的脸上……乳房上……头发上……闫魅的全身被精液洗礼,哭泣的眼泪和精液 混在一起:「求求你们……不要啊……」
 
  「求求你,王峰!我错了!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不要再羞辱我了!」 
  王峰看着闫魅娇艳红扑扑的脸蛋涂满乳白色的精液,头发上也是挂着一缕一 缕的乳白色液体,乳房也被精液涂抹的湿哒哒,莫名的刺激不自觉阳具再次勃起! 
  王峰邪恶的说:「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闫魅嘴角精液滴下声泪俱下:「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吧!呜呜……」
 
  王峰走过去抱着闫魅狠狠地吻着也不管闫魅嘴角的精液,两只舌头纠缠在一 起,松开后拉出长长的细丝,分不清是唾液还是精液。
 
  摸着滑腻腻的精液涂满的乳房,王峰的阳具硬的不能再硬,撕掉闫魅短裤的 拉链,一只手探进去抚摸早已泥泞的阴唇。
 
  闫魅既羞辱又兴奋,羞涩的闭上双眼。
 
  任由王峰脱掉短裤,透过粉红色的小内裤清楚的看出,私处湿了一大片。 
  王峰一把撕掉小内裤,粉红色的阴唇是那么诱人再也忍不住大口的吻起来。 
  闫魅之前还是处女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啊……不要啊……好羞人……求 你了……」
 
  不自觉的闫魅夹紧了大腿正好缠在王峰的脖子上。
 
  王峰吮吸着阴帝,啧啧有声:「是不是很舒服啊?」
 
  闫魅身体很舒服但是不肯承认。
 
  王峰还在进一步打击她:「小穴都流成小河了还不承认,你是不是很淫荡?」 
  闫魅羞愧难当委屈的泪水不自觉流下:「魅不是……没有……求你了不要舔 那里啊……」
 
  王峰看到眼中的娇物这般样子更是浴火焚身。
 
  挺着肉棒来回摩擦小穴,突然腰部一用力一半插了进去。
 
  闫魅疼痛难忍泪水不自觉流下:「疼……求你不要了……疼……」
 
  王峰哪里管这些一边亲吻着挺立的乳头,粉红诱人,一只手粗鲁的抚摸阴蒂。 
  不一会儿闫魅就放松了下来。
 
  王峰看准时机狠狠一次一插到底。
 
  闫魅疼痛大喊起来:「啊!……呜呜……好疼。」
 
  一边用无力的拳头捶打王峰。
 
  她现在算是后悔了不该惹王峰这个煞星。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王峰感受嫩嫩的肉壁好紧,好不舒服:「啊!好舒服!好温暖!」
 
  说着腰部就开始轻轻抽插,看着粗大的阳具在内内的小穴内一进一出,好多 射过的男人再一次挺立起来。
 
  慢慢的闫魅在春药的作用下欲望占据了上风,感觉不出疼痛感,王峰也开始 大开大合。
 
  王峰戏谑得问:「舒服吗?」
 
  闫魅神志不清:「好舒服,用力……嗯……啊……用力啊……」
 
  王峰一边亲吻闫魅的耳垂一边狠狠地抽插,一时间整个舞池急速升温。 
  人们的浴火也被点燃到了高峰。
 
  终于来了几个忍不住的过来抚摸白嫩的乳房,有过来让闫魅口交的。
 
  闫魅哪里守得住这样的攻势,将近一小时的抽插,浑身酥麻,阴道也是一阵 抽搐,高潮来临。
 
  王峰只感觉小穴更紧了伴随着一股阴精喷在龟头上,再也没忍住:「啊……」 一股脑射进去,射的好有力好舒服,射完后王峰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另一个胖子早就忍不住了,急忙挤过来,用手拨开小穴这时候小穴的精液慢 慢顺着阴道流出来,胖子再也忍不住也不嫌弃脏,挺着肉棒对着小穴一插到底, 抽动了不到十下也一股脑射进去。
 
  闫魅还在高潮的余韵中丝毫不知道被人打了第二泡。
 
  随后帅哥笑了笑走过去,拉开裤子的拉链露出粗壮的肉棒,随手用闫魅的内 裤将流出的精液擦了擦,长枪直入。
 
  大开大合得抽插接近四五十次抽插闫魅才从高潮中觉醒,她悲剧的发现自己 被这么多人轮流上了,但是偏偏自己这么无力,嘴里还含有肉棒,索性不去抗拒 了。
 
  帅哥的忍耐力也是惊人抽查了一百多下渐渐地有点控制不住,同时闫魅嘴里 的肉棒一阵抽搐一股精液喷进嘴里。
 
  闫魅察觉帅哥的肉棒在跳动这是射精的前兆,来不及吐出精液:「求求你不 要射在里面,求求你……」
 
  帅哥浑然未觉:「啊……好舒服……帅哥加速了抽动,结合处因为抽插一大 片水渍和乳白色的液体。」
 
  闫魅伴随着每一次抽插:「啊……啊……用力……用了……啊……」
 
  伴随着帅哥一声大吼深深地射进闫魅的小穴中。
 
  紧接着下一个人……不知不觉中闫魅晕了过去也不知道到底多少人射进去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