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留学俄罗斯遇见的白种女孩儿


  04年的9月,在这个城市工科学校上完预科的我,来到了这个师范大学,开始为选择入哪个系伤透了脑筋,后来灵机一动,师范类的,肯定少不了教书育人,就报教育系吧。报完名,是漫长的等待,听说俄罗斯本地的学生9月有整整一个月的军训,要等10月1号才正式开学……10月初的第一节课,等我一个亚洲人,坐在一个大教室里的时候,周围估计最少要100多个各种颜色的头发和蓝、绿眼睛的同学在看着我……那种感觉,很尴尬呀~~慢慢的,我在学着和他们相处,学着适应大一的生活……不知不觉,一个女孩慢慢地走进了我,一次上大课,老师在讲台前讲的吐沫横飞,同学们都在飞快的记着笔记,以我的书写速度,根本就跟不上,郁闷,干脆不写了,老办法,课后找朋友借笔记,这么想着,我干脆趴在了桌子上,突然感觉身后有人在碰我,一转头,看到一个大大的天蓝色的眼睛在瞪着我:「怎么不写呀?」她说着,右手还在本子上比划着写字的样子,生怕我没听懂。我摆摆手,小声说了一句「以后写」。老师刚说了下课,我正想伸个懒腰,抬起的胳膊就碰到了一个东西,一转头,是她拿着笔记本的手:「给你,记得抄完要还给我呀!」当时那种感觉,叫一个感动呀,当时到这边都一年了,俄罗斯人给我的感觉是自大,狂妄,心里容不得外族人……

  ????可是,当时那个小姑娘的这个举动,深深打动了我……在往书包里放她本子的同时,我偷偷的转头打量着她:深棕色到肩膀的头发,很直,应该是自然的,白白的瓜子脸上,两个淡蓝色的大眼睛,往下是一个细长,尖尖的鼻子,不是一般毛子那种又大又长的,而是很细,很精致,简直可以在鼻尖上插个小苹果,很瘦,胸部不是很大,但是很有骨干的那种……就这样,慢慢大家都认识了,课间就在一起聊天,她是和我一届的,只不过是另外一个班,一个星期我们有两节大课是一起上的,也许,是我和她彼此对对方都有意思吧,这两节课上课之前,我们都故意早到教室,占一个比较靠后的位置,每次我进教室,就马上朝经常坐的位置看去,如果她已经坐在了那里,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躲避我的目光……

  ????12月,天开始冷了,记得那天,迎来了冬天的第一场雪,放学了,下楼梯的时候,碰到了她和她的那个经常和我们坐在一起的朋友,我知道她们回家的,是和我回宿舍顺路的,于是,一路上就开始聊,走到车站,公车还没来,雪越下越大了,她突然一手按住我的左肩膀,一手掌心向上,对我说,看,雪在我手里化了……那时候,我真恨不得一下就把她搂在怀里,可是我忍住了,过了大概两分钟,她说她冷,我靠,好机会呀,穿着羽绒服的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可做完这个举动半分钟后,我就发现我装逼装大了,风越刮越大,冻得我是哆哆嗦嗦,我故意往后站了站,生怕她认为我也怕冻了……车来了,我好激动,心想再不来,可能我就要躺在医院吃红菜汤了(这边医院住院免费提供食宿,但主菜总是红菜汤),忽然,感觉左脸一热,有什么东西碰到了,往下一瞟,是她抬头吻了我……一股暖流就涌上了额头……我靠,不上这辆公车了,再等下一辆呀!!最后还是上车了,站在车的后端,她靠在我的身边,旁边的人们都很好奇的看着我,我感觉脸上好热呀,有点不好意思了,可她却很自然的把右胳膊插在了我的左胳膊里,时间还在走着,我确定没有感觉错,激动,没有别的,只是激动……国内上高中上到19岁,连女孩的嘴都没有碰过的我,根本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的东西,以至于在高 三的时候哥们问我有过初吻吗,我还天真的反问:「初吻是我吻女生的还是女生吻我?……」从此是,从刚才站在车站到现在,不过才10分钟的时间……对我来说发生的很多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了我宿舍的那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该下车了,「我要下车了……你……」还没等我说完,她就说,和我们到我们住的公寓吧。说话的同时,拦着我手臂的胳膊也随之拉了一下,我当时就晕了,还没来得及回话,车门已经关了(真的很庆幸当时俄语说的还不太好,语速很慢呀)只好继续坐车……往旁边一撇,一个年轻的男的,以一种很诡异的目光看着我,彷佛在对我说,「小子,一会你爽了」一路上大家都没说话,大概坐了4、5站,到站了,开始从车站步行,她在刚下车的时候对我说了句「要走5分钟」就没有再理我,而是和身边的朋友有说有笑。我暗暗对自己说「不要胡思乱想,我是护花天使,护花天使……」走到一个居民楼下,开始往一个楼栋里进,在一楼等电梯,她帮我使劲地拍了拍身上的雪……

  ????而我的感觉只是很麻(我靠,冻了一路呀,她怎么就不知道多穿点呢,幸亏我里面还穿着毛衣),也不知道是坐到了几楼,出了电梯,打开了一个房门,进屋,先换鞋,屋里很干净,衣服挂在了门口,她对我说,随便坐,然后就去了厨房,我很不自然的坐在了客厅一个大沙发上,开始环顾四周,一室一厅,客厅也很小,正当我观察的时候,他的声音从厨房传来:「你,茶还是咖啡?」「绿茶,谢谢」我应声达到。过了一会,她端着个托盘出来了,里面有三大杯茶和咖啡,「你先喝,糖果什么的桌上有。」说着指了指桌子上,然后就进卧室了……实在太冷了,我拿起一杯就喝,虽然有点烫嘴,过了大概5分钟,她走了出来,我靠,诱惑我吗,竟然穿了个白色,稍微透明的低胸的吊带,里面黑色的胸罩若隐若现。他当然知道我在看她(其实她是故意的),很自然的有手撩了一下头发,「喝呀。」 顺势就坐在了我的旁边……「Марина,一会咱做什么吃?」她朋友奥丽雅很不合时宜的问了她一句,可她却很自然的回答道,我现在还不太饿,一会再说吧。

  ????那个时候的我,当然要表现吃一副很绅士的样子,开始和她聊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什么在这住很久了吗,就你和奥丽雅两个人住吗,一个月多少钱……等等,她告诉我就她们两个一起住,房子虽然不大,也不再中心区,可就是这样的一套房子,不带房东,一个月也要4000卢布(当时1RMB=3.5卢布)。我说那么贵呀,她开始给我解释了一大堆,我也没大听明白,后来,开始冷场,因为我把会说的单词都说了(书到用时方恨少呀),她可能也看出来我就那么两下子了,喝完最后一口杯子里的咖啡,对我说「想去那间屋里看看吗?」边问边指向她们的卧室。当时我的意识是,少女的房间男生不能乱进,可是我对自己说:就进一次行不?想完就起身,她也站了起来,拉着我的手往哪卧室走去,一进卧室,我先大声开口赞美(很普通的卧室,真不知道当时有什么好赞美的),说什么好干净呀,书不少呀,他只是听着,什么都没说,然后指着靠里面的一个小床说,这个床是我的,小熊可爱吧,说着她抱起了枕头边的一个布熊,她拿在手里,我顺势的一遍摸一边说:恩,真好玩。摸了大概有5秒钟,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于是挠着后脑勺,想转身看看她书桌上的电脑……

  ????在转身的刹那,我的头,被一双手掰了回来,然后,感觉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贴在了我的嘴上……(我的初吻呀!!!~~),虽然也没什么接吻的经验,但是当时我宿舍电脑上的黄片也有20个 G。上啦,我对自己说,于是也用双手抱住了她的小脑袋,亲了起来,亲着亲着,感觉她柔软的舌头在一直往我嘴的深处伸,我顺势也把嘴张大了,她的舌头真是太软了,黏黏的,很灵活,在上下左右的翻滚着……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觉得她和我慢慢移动到了她的小床边,两人同时坐下了,我躺在了她的枕头上,她起身,去关门,那时,我突然想起好像还有一个人(当时竟然忘了奥丽雅也在)。在她刚把门关上的时候,我问到「奥丽雅出门了吗?」「她在洗澡。」她边说边想我这边走来,我当时真的很佩服女人敏锐的感官和遇事平静的态度,她在走到床边的同时,直接扑到了我的胸膛上,又开始亲我,我这次也变的灵活了,在亲的同时,右手搂住她,左手开始不老实起来,直接按在了她的胸前,隔着她的吊带我摸了半天,她突然抬起头,狡猾的笑着对我说:「不想伸进去摸吗?」当时我就感觉脸上一阵热烫,唉,被她点中要害了,摸就摸,我靠怕你呀!我直接用左手从她吊带的上端伸了进去,这动作,无师自通呀,摸着她的小乳头,我下边感觉一下子就涨起来,她的大腿贴着我的大腿,也感觉到了我下边的变化,于是她故意把右腿抬了一下,放在了我的大腿上……

  ????看到我抬着左胳膊,很费力的摸着她的乳房,她就很自然的一只手伸到后边,啪的一声轻响,捏着她一个乳头的我的手感觉到空间一下大了很多,她自己把胸罩解开了,她这是一个转身,平躺到了床上,按照黄片里的过程,我感觉该是我发挥的时候了,我也很自然的抽出了被她压在身下的另一只胳膊,一下把她的吊带背心撩了起来,一直撩到了她的脖子上,开始了亲、吸、摸、掐,在我稍微使劲的咬了一下乳头时,她竟然小声的叫了出来,我意识到外面还有人,于是没再敢使劲咬,正当我咬着起劲的时候,一句俄语飘了过来,使当时极度兴奋的我意识到亲的人是个外国人……「你,有避孕套吗?」「什么?」「避孕套!」她声音有点急促但小声的问我(我再一次体会到预科没好好学语言的后果,虽然自己认为已经很努力了)。「不好意思,我不懂。」「套,没有吗你现在?」这一次她换了另外一个词(后来才知道俄语中避孕套的说法有两种,一种是学名,一种是通俗的叫法),看到我呆呆的郁闷的脸,她一只手按在了额头上,随之对我比划:伸出了一个手指头,另外一个手的两个手指,成一个圆环,往那根手指上套……我恍然大悟,我靠,真够了呀,这才明白,我双手一摊开,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不好意思,今天到现在,停止……没有那个,我不能和你做。」我晕呀~~~当时我一下楞在那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刚洗完桑拿,就突然被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喔,那好,我知道了。」我很无奈的边说边起身,她也起来,整理了一下头发,「帮我把系上吧。」边说着边把我的一只手放在了她背上。系好了,她放下了被我撩起的背心,站了起来,伸手打开了电脑,我失望的站了起来,感觉心在砰砰地跳着,她问我几点了,我说6点半,「你准备在这吃晚饭吗?」「不了」其实我还是很识趣的,「我要回家了。」我对她说。「好,我送你到最近的车站。」我们一起走到客厅,奥丽雅站在客厅门口的大镜子前梳头,身上裹着浴巾,看来一点都没把我这个初来驾到的小 男生放在眼里,」你们干什么呢?」她笑着问我们,还没等我开口,玛丽娜就说道:「聊天。」然后就拉着我往门口走。

  我不知道是怎么和她走到车站的,只觉得一路上都没话,大家都很平静,走到这站,雪下的已经很大了,地上开始有积雪了,站在那的时候,我往这远处,突然感觉到后脖子一凉,转头一看,原来是她在用雪打我,打完一下,就蹲下团雪球,我一下就把她抱了起来,她突然附在我耳边对我说:「这个周末,奥丽雅要回自己家,我一个人在公寓,我给你打电话……」(她们两个的家都是不是城里的)。惊了,真惊了我真惊了,当时的我,感觉到身上一下子来了一股力量,虽然没吃饭也感觉不怎么冷了。「好,就这么订了,我星期五晚上给你打电话吧!」车来了,她亲了我一下,我也低头亲了她一下,上车了,感觉很快的就到宿舍了……晚上同屋问我:「你咋这么兴奋,出什么事了呀?」「没什么,我觉得先装一下,等真什么了再说……。

 

  刚放学回到宿舍,看到有个兄弟问我,有没有筷子搅水缸的感觉,我想说的是,和这个女生,没有。因为,一是她当时才刚满19岁,「经历」的少,二是说她身高虽然170cm,但是非常的瘦,只有50公斤。

  记得那天,是个星期二,第二天我是上午的第三节课,起床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下边很湿,用手一摸,我靠,真够了,又要洗内裤了……在郁闷的同时,突然意识到周末要去战斗,坏了,可别到时候硬不起来,可就丢人啦~~很郁闷的在学校坐了两节课,下课后直奔菜市场,当时的牛肉瘦肉是120卢布一公斤,比国内贵多了,一般我都不常买的,一下买了一公斤半,回到宿舍,开始安排从当天一直到星期五的食谱:牛肉炖胡萝卜,牛肉炖土豆,牛肉炖青萝卜(这鸡巴国家冬天的菜就那么几样)……越是想让时间过的快些,越是相反,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傍晚5点半,我拨通了她的电话:「喂,在吗?」「在,好呀。」「在忙什么呀?」「没什么……」然后是两秒钟的停顿,双方都没说话,我先打破了尴尬,「嗯,今天是周五了对吧……我……」我靠,当时说话舌头都打结呀,……败了,就听到她那边噗嗤一下笑了:「是呀,你明天有空吗,来我这喝茶,恩……晚上6点半吧,好吗?」我靠,要明天吗,当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嘴上仍然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对了,来的时候买瓶红酒,和两个小肉饼好吗?」「嗯,好好。」我马上就答应了。放下电话,一阵激动呀,还要等明天~~~!!真受不了了……

  ????晚上,联机玩完魔兽,一口气做了3组俯卧撑,一组25个……天亮了,天大亮了,天有点黑了,5点半,我换了一双从国内带来的新的锐步红白篮球鞋(当时那衣服和鞋都很贵,故意穿一下,装装逼),还特意喷了点同屋的香水……「操来着,去相亲呀~」同屋愤愤的说。没理他,穿戴完毕,凭记忆,开始往她那个方向坐车,上车的时候打了个电话:「我上车了……」「好,我在那个车站等你。」到了,下车,没看到她的影子,提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刚在宿舍楼下小卖部买的一瓶红酒,两小袋鱼片,两包小吃,当然,还有一盒三包装的避孕套……「喂,这呢。」她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大衣,踩着雪走了过来,「你好吗?」「好。」我感觉脸上很烫。「走吧。」走啊走,走啊走,到地方,进了屋发现里边很暗,她的同屋果然没在里面。「你吃过晚饭了吗。」「嗯,吃了点。」(我饭量很大,买的东西不多,怕说吃不饱丢人,特意煮了一小锅大米饭先吃了)老样子,喝茶,聊天,然后,打开了红酒……普通的杯子,一人一个,说,干杯~!喝了大概有20分钟吧,我感觉浑身发烫,唉,本身对酒精就有点过敏,看了看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开始担心了:可别喝到最后人家什么事都没有,自己躺倒了,我靠,那这趟就白来了……「你不舒服吗?」「没有,有点热……」我开始给自己解围,「那你去躺会吧。」我靠,巴不得呢,心想着,立马起身就走到了她那个卧室,进了屋,一下不知道该往哪坐好,只能在那屋里转又来转悠去的,「你坐呀,床上或凳子上都行。」她手里拿着红酒的杯子,也走了进来,「奥。」

  ????我走到床前就坐了下来,坐下后,我一直头朝下,没有抬头看她,突然感觉很静,一抬头,发现她正笑着看着我……「你,喜欢我吗?」「嗯,对,是……喜欢。」「那你有女朋友吗?中国的或是我们的?」「没,没有!」(当时感觉自己俄语的发音特别的纯正)「喔,是这样,明白了。」对视,再对视,「再看我,再看我,再看我就把你喝掉!~~」我小声的用汉语说了出来。「你说的什么呀,我不明白。」她嘻嘻的笑了起来,「Привет,怎么说呀用汉语?」「你~好~」我尽可能的慢慢的拉长音,让她听的清楚。哈哈,她有笑了起来,笑的很大声,我气的一把拉她到我的大腿上,「笑个屁呀~」我大声说。「我,就,笑~」她笑着深情的看着我,用手按到了我的嘴上……山洪终于爆发了,我使劲的搂住了她,使劲的用我的嘴对着她的嘴,使劲的亲了,她很配合的亲我,用舌头往我嘴里伸,时不时的还轻轻的咬我的下嘴唇……舌吻大概持续了没几分钟,我感觉下边涨的不行了,比上次还要难受,(可能是喝了红酒的关系),「你自己脱吗」她说着,脱掉了身上的T恤,在昏暗的台灯下,露出了她白白的皮肤……我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已经出出汗了,手里还紧紧的攒着那盒避孕套……

  ????我赶紧使劲的摸了她胳膊一把,「来脱呀!」她双手把我的毛衣使劲往上一撩,我顺势连毛衣里的T恤也一起脱掉了,她也用手按到了我的胸口上,再往下抚摸的到乳头上的同时,中指和食指拉着我的乳头,往外一揪……这一揪,我感到下边一下往上翘了一下,她就那么看着我,嘻嘻的笑着,我扑了过去,按住她的双肩,开始从她的嘴,往下亲,先是脖子,然后到了胸口,她弓起了胸部,双手向后,解开了胸罩扣,把胸罩扔到了一边,我赶紧往亲她的小乳房,在灯光下,看到是粉红色的,(台灯就在床傍边的桌子上)但不是很小,亲,裹,咬,没过多少会,就感到她的乳房硬了,而且往上翘,她右手按到我的后脑手上,上下抚摸着我的头发,嘴里开始有了轻微的哼哼声……亲了大概都有两三分钟了,我就有点停顿了,脑中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呀~~~按黄片里的来呀,我开始脱她的裤子,我靠还真配合,穿了一条连腰带都没有的运动裤,往下一拉,就露出了内裤,我靠,是个深颜色的丁字裤呀(当时很大惊小怪,可是后来知道80%的女生连上课都是穿丁字裤的)前面的部分连她的逼都没有盖住,阴毛都露在了外面,她抬起头,自己往下看,把丁字裤退了下来,我赶快快起身,脱裤子,脱的精光,把那盒避孕套扔在了枕头边(后来才知道那种避孕套是最便宜的,5卢布3个,很厚,质量很一般),正想往她身上就压过去,可是,她却一手拉住了我的小弟弟……

  ????你要干嘛呀~~我真想问她,她起身,坐在床上,我顺势的往她那边靠,一张嘴,竟然把我的小弟弟含在了嘴里,平生第一次被人口交呀,当时的我直接就楞住了,只感觉到下边的东西被她含住了,一会吞进去,一会又吐出来,想射,太想了,不行了……可是,回忆黄片中,可很少有在口交的时候就射的,怎么办,没办法,忍呀,我忍,我再忍,我开始目光还是往上看,后来稍微平静点了,就朝下看去,她的长头发遮住了她的面部,看了还没几十秒,她突然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目光一边盯着我,嘴一边动着……我靠,直接性诱惑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感觉下边龟头都有点出水了,她好像也感觉到了,就张开了嘴,吐了出来,拿起那盒套,拆开来,拿了一个,戴到了我那高高昂起的鸡巴上,然后就直接躺到了床上……我知道,是该我亲自动的时候了,我也跟着趴了过去,先亲了一下她的乳房,然后开始想把鸡巴放她那去……可是,丢人,是这么丢了……放了半天,我竟然没找到门呀 ……失败,太失败了……她闭着眼,可是也等烦了,就睁开了眼,往下伸手,抓住了我的鸡巴,慢慢往她那里放……进去了……感觉,里面很容软……我开始做那种活塞运动,这种那个运动应该是每个男人天生就会的。抽……插……抽……插……普通的男上女下,我已经慢慢掌握了……有句话说的好:「看别人挑担不觉累。」就那么做,做了大概有5分钟的时间吧,感觉的到自己的手臂有点酸了,这可不行呀,要努力,我对自己说,于是继续,可能是她感觉到我动作有点迟缓了吧,于是对我说:「停下,你躺下。」我听懂了,慢慢向后退了一下,拔了出来,然后平躺到了床上,她很快的起身,骑在了我身上,看着我的鸡巴,把它放到了她的逼里,然后双手扶到了我的两个胳膊上,一起,一落,一起,一落,她看上去是很有经验的……

  ????就过了一小会,我感觉,呼吸突然急促了,她的动作在慢慢的加快,我知道,很有可能我要射了,于是我马上对她说:「能不能再让我在上边……」说话的同时,我的脑袋已经离开了枕头,「不行,你躺下!」她也呼吸急促的回答了我,说话的同时,竟然用双手,一下按住了我的两个小臂,这一按,竟然牢牢的将的我的两个胳膊按在了床上,我使劲的想往上挣开,试了两次竟然挣脱不了……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说毛子的力气大,果然不是盖的,原来只以为这边的男毛子,一个个的骨架子都那么大,浑身都是黄毛,肯定有劲,可没想到她一个100来斤儿的小姑娘,竟然把我的胳膊按的死死的。(当时我在国内打过5年的篮球,高中三年都是校队的,每天都训练,感觉力气还是可能的)……她往下坐的力度越来越大了,动作在加快,我实在受不了了……射了……感觉龟头先是很痒,然后,一股暗流,从鸡巴的根部涌了出来……「你射了?!」她的语气有些激动,随着我感觉鸡巴慢慢的变软,她也停住了运动(后来她告诉我只要我再坚持1、2分钟,她也到高潮了),她抬起了一条腿,站起身,一下坐到了我的身边……我马上低头,开到桃子的顶端,一大滩白色的液体……「拿下来吧。」她一边说,一边指着我的鸡巴。「喔,好的。」我用左手使劲的把套往外拽,「真笨!」她一边说着,一边用两只手给我摘,往上撸套的同时,还在把我的阴毛往下拽……拿了下来,她撕了一张卫生纸,把套包在了里面。「给你的礼物。」她坏笑着,递给我,我一时怔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看着我,突然亲了我一下,「我去吃点点心了,你也来吗?」「不了。」我说。

  她去了厨房吃东西,而我,静静的躺在了刚刚战斗过的床上……刚才的一切,都彷佛是做了一场梦……第一次……爽,留给我许多回味。